大眾小說網 > 快穿極品人生 > 掃把星的逆襲(二十)

掃把星的逆襲(二十)

  握著母親顫抖的雙手,李馨只道:“娘,你難道還沒看出來嗎,想讓我進宮的人不是溫碧蓮,而是太子妃。”

  “啊”了一聲,溫琴當即便追問道:“不會吧,怎么會是太子妃讓你進去呢,若是她的話,直說便是了,何必假托溫碧蓮的名字呢。”

  笑望著母親,李馨言道:“只怕是哪位溫碧蓮在太子府中惹惱了太子妃,所以太子妃才想將我帶進去,好好敲打對方一番。”

  溫琴聽到這里,更是緊張的言道:“太子妃想要讓你做刀,那怎么行,我的兒,那太子妃要收拾一個人實在是容易的緊,如今非得將你牽扯進去,定然是溫碧蓮這丫頭所做的事情,連她也不能親自動手。”說到這里,溫琴當即便道:“不行,娘絕對不能看著你被欺負,你且等著,我這就讓你爹進宮求到皇上面前,我倒要看看,這太子妃如此做,皇上到底是管還是不管。”

  說著溫琴轉身便走,李馨忙拉住母親的手道:“娘,爹爹,走到今天這一步實在是不容易,如今也不是走到絕路上,何必將爹爹牽扯進來,況且,我這些日子跟嬤嬤學了不少,也得實習實習不是嗎。”

  一聽這話,溫琴心痛的言道:“你這丫頭說的什么話,你才學了幾天,那里面的人都多厲害啊,只怕你進去一層皮都得被撕下來,更何況,還有個太子妃和溫碧蓮,你這樣進去了,讓娘如何放心。”

  長出口氣,李馨笑道:“娘,事情并沒有你想的那么夸張,若是我想回來,還是很容易的,你別擔心,在家等著我便好,我不會丟了李家的風骨的,那些想要算計我的,只怕會自食惡果,左右今天這太子府我是進定了,娘也別勸我,與其想那些,不如給我多帶幾個荷包,我好打點她們,到時候,日子也能過的輕松些。”

  這話一出,溫琴也知道如今這是最好的辦法了,忙將眼淚擦干,給李馨準備了一個包袱,仔細的囑咐道:“一切小心,若是有什么事情,想辦法拖人帶出話來,我和你爹定然會想辦法救你出去的。”

  李馨聞言,不由好笑的言道:“娘,我是去太子妃又不是龍潭虎穴,其他的且不說,性命是肯定無憂的,若不然,太子那邊只怕要多有非議了,他們不會那么傻的,為了我失去這大好江山,娘你說是不是。”

  聽了李馨這話,溫琴不由也放下心來,點頭應道:“果然這兩個嬤嬤沒有請錯,我兒如今是越發懂事了,好,既然你這么說,那娘便不說什么了,千萬保重,若是你有個什么,娘也不活了。”

  李馨聞言,不由好笑的窩進母親的懷中道:“娘,放心吧,我一定乖乖回來,到那時,肯定更優秀,我一定好好保護你。不過現在嗎,到底不好讓人家多等,這邊出去吧。”

  溫琴點頭,帶著女兒來到了魯嬤嬤面前,再三拜托魯嬤嬤照顧自家女兒,得了好處,魯嬤嬤自然好說話,當即言道:“夫人放心,太子妃是站在小姐這邊的。”話落,便帶著李馨離去了。

  望著女兒的背影,溫琴苦澀的道:“果然馨兒猜的沒錯,只是這樣,我如何能夠放心,馨兒,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娘在這里等你回來。”

  暫不提溫琴如何擔憂,只說,李馨隨著魯嬤嬤坐了馬車,一路上,便已經將太子妃的情形打聽了個遍,與她猜測的沒有兩樣,果然是溫碧蓮惹的禍,一想到這里,李馨便無語的不行。

  見了太子妃,李馨乖乖行禮,太子妃想用李馨自然也沒有下馬威這樣的事情妃,反而溫和的囑咐了兩句,仿若姐姐關心妹妹一般,李馨自然沒敢信,只點點頭便道:“多謝太子妃掛念,只是我與表姐性格相差甚遠,只怕是玩不到一處,還望太子妃,為我另擇一個住處,若是住到一個院子里,只怕會鬧出事情來,惹太子妃生氣。”

  太子妃聞言,不由挑眉,隨之拍了拍李馨的手道:“那實在是不巧了,其他的地方,都住著太子的人,你過去實在是不方便,這樣好了,你先住在她的院子里,等有閑的了,我再與你安排,況且,你們便是性情不同,可好歹身上有流著相似的血液,便是以往有什么不對付的地方,估計也是誤會,多相處相處,便也都過去了,你說是嗎。”

  李馨長出口氣,本就不過是試一試,如今見不成,倒也不糾結,便順著太子妃的話應道:“太子妃說的很是,那我便去住著吧。”

  太子妃聞言,果然高興的緊,忙給了魯嬤嬤一個眼神,見對方將人帶了下去,這才揉了揉發漲的太陽穴,只覺得糟心極了。

  再說魯嬤嬤領著李馨到了溫碧蓮的院子,一進去,就見溫碧蓮仿佛炸毛的貓一般,滿是仇恨的盯著李馨道:“你來做什么,這里可是太子府,哪里是你能隨便進來的地方。”

  說到這里,溫碧蓮從上到下掃了李馨一眼,不由不屑的言道:“我知道了,該不會是見我現在風光了,所以想來扒在我的身上吧,我告訴你別做夢了,今生今世,你們李家給我的恥辱,我永遠不會忘記。”

  李馨眼角掃了魯嬤嬤一眼,見對方也是無語的緊,便忍不住開口道:“我說表姐,你腦子是不是不夠用啊,這些玩笑話,好歹等一個只有我們的場合說,若是讓別人誤會了,那可就不好了。再者說了,誰說我是想要扒上你才來的,分明是你想念我,這才讓太子妃將我領了進來,如今怎么又翻臉不認人呢。”

  這話一出,溫碧蓮不可置信的喊道:“我……想念你,做你的春秋大夢,我分明是恨不得永生永世都不見你李家人,還想念你,我又不是受虐狂,行了,行了,你現在趕緊走,我一點都不想見你。”

  李馨沒有說話,只是將目光落在了魯嬤嬤的身上,魯嬤嬤見狀,忙帶著人退了出去。

  這下子李馨徹底放了開來,只跳到桌子上坐了下來,方才冷笑言道:“我說表姐你是真傻還是假傻,這里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嗎,是太子府,你以為我是隨便能進來的嗎。”

  一時沒明白李馨的意思,溫碧蓮的眉頭便皺了起來,李馨見狀,搖了搖頭吐槽道:“是我的錯,我本就不該對你的智商有太多的期待,我說你聽便是了,簡單來說呢,是你得罪了太子府,她想整你,卻不方便自己動手,所以才讓來,畢竟,你與李家不和的事情,許多人都知道了。”正得意間,不想卻聽道溫碧蓮道:“雖然御風你壓他們一頭,可能不能坐上那位置,就看御風你的本事了,不過古往今來,太子上位的,只怕御風你是頭一個吧。”

  無異于一陣冷水潑在了身上,御風的那點子得意都給散了個干凈,一時間,太子有些喪氣的道:“那照你這么說的意思,我到底有沒有希望。”

  見太子著了急,溫碧蓮不由笑道:“殿下怎么問我呢,我就是個弱女子,那樣的大事哪里能是我能懂的,我唯一能做的,便是與殿下聊聊天,幫殿下放松一下。”

  太子想要的,乃是那無上的地位,哪里是缺聊天的人,想著當日御天連爭都不想爭,這溫碧蓮都說能幫著其上位,如今竟然說這話,可見是帶他心不誠,一想到這里,太子的臉不由都黑了,偏偏還得不能發火,太子的心別提多難受了。

  顯然溫碧蓮也發現了太子的異樣,只是她是以為太子覺得位置不保,倒也沒想到自己身上去,不由好笑,忙上前勸道:“御風,那些都是未來的事情,你實在不必擔心,以你的本事,我相信,那個位置絕對是你的。”

  點了點頭,太子也不好再說什么,便應道:“你說的對,是我說錯話了,你放心,以后這樣的話我不說便是了。而且,你說的不錯,憑我的能力,沒有人能贏的過我,只是碧蓮如今你既然應了我,便是我的人了,難道,你就不想幫我一下嗎。”

  “啊”了一聲,溫碧蓮好笑的言道:“你也未免太看得起我了,殿下你如此厲害,哪里需要我幫忙呢,怕是在說笑吧。”

  心中一堵,太子握著溫碧蓮的手道:“這話可就不對了,只要你能時時刻刻的待在我的身邊,我就覺得沒什么事情是過不去的,有你在,我一定會讓你坐上那個位置。”

  聞聽此言,溫碧蓮感動極了,淚眼朦朧的望著太子道:“有你這話,我這一生也算沒有白活,你放心,我會永遠在你身邊,絕不會離開你的。”

  沒想到這樣說都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太子可謂憋屈極了,忙推脫道:“那你好好休息,千萬照顧好自己,我先去忙了,對了,聽說你的廚藝不錯,不知我能否有幸嘗一嘗呢。”

  溫碧蓮一笑,便道:“還要御風不嫌棄才是,我是能勉強燒兩道菜,不過比起御風你身邊的只怕要差上許多,不過是吃個家常的味道罷了。”

  “哎,你這話可不對啊,你也說了,我什么山珍海味沒有吃過,這最期盼的便是那家常味,因為,生在這里,一輩子都難有那樣的感覺了。”說到這里,太子長長的嘆了口氣,見溫碧蓮望了過來,忙緊跟著道:“沒什么,你就當我什么都沒有說過,真有事,我先走了。”

  眼見太子就要跨過門檻,溫碧蓮趕忙言道:“殿下,我明天備好飯菜,你可一定要來吃啊。”

  這話一出,太子調整好表情,扭頭應道:“當然好了,你放心,到時候我一定到,記得多做兩樣,我怕自己吃的太香,飯菜不夠吃。”

  這話一出,溫碧蓮果然歡喜,忙連連點頭應了下來。

  待出了屋子,太子臉上的溫和,頓時都被冷意給占領了,一旁的內侍,窩著鼻子,都不敢開口的。

  不過好在身為太子,他的自制力十分的厲害,看著一旁瑟瑟發抖的內侍,無語的言道:“孤就讓你這么害怕嗎,那我倒是好奇的很,孤到底做了什么事情,還是說你期待發生什么事情,若是如此,那孤倒是不好不成全你。”

  話音落下,內侍忙跪在地上連連扣頭道:“太子殿下饒命,太子殿下饒命,奴才只是晃了神,根本就沒別的意思,您可千萬不要多心,是奴才的錯,奴才自己罰。”話落,雙手迅速的甩起自己耳光來,不過幾下,雙頰便腫了起來,可見內侍用了多大的力氣。

  這邊,太子冷哼一聲,當即無語的言道:“孤在你們心中到底是什么形象,不過一句玩話,瞧你嚇成什么樣子了,你放心,孤心思良善,對自己身邊的人,更是沒話說,只要你忠心耿耿,孤不會隨便要你們性命的。”

  內侍聽到這里,剛剛松了口氣,沒想到就聽太子話鋒一轉道:“不過我這個人呢,自來最討厭的便是旁人擅作主張,你說,我還什么都沒說呢,你便甩了自己這么多耳光,可是想著自己打了,孤就不會動手了,畢竟孤是個講理的人,一罪不二罰,本就是最好的道理。”

  聽出太子話中隱藏的寒意,內侍慌忙應道:“沒有,沒有,太子殿下,奴才絕沒有這樣的心思,只是奴才犯了錯,自己都看不下去了,這才甩了自己巴掌,殿下只管責罰,小的絕無怨言。”

  “呵……,話倒是說的不錯,只是心里怎么想的,想來只有你自己知道了。”說完這話,太子便見內侍身子一抖,便又接著言道:“不過,既然你都這么說了,若是我不做些什么,倒顯得自己有錯一般,這樣好了,你自取領五十板子,孤就講這事情給揭過去怎么樣。”

  內侍聞言,整個人傻愣在了那里,卻再太子威脅的視線落在身上之后,趕忙言道:“殿下英明,小的這就去,這就去領罰。”

看過《快穿極品人生》的書友還喜歡

bbin网页集团 - bbin网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