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血紅軌跡 >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也就是說,我們的人里出內鬼了?”文彥臉色陰沉。

  “呵,還真是沒想到啊。”貝爾的臉色同樣不好看。

  文彥看向扎克斯“紅袖現在在哪里?”他現在忽然有些懷疑紅袖這女人是不是背叛了自己了。

  站克斯抬頭示意了一下“在上面的大廳里,似乎是在和她那些手下說什么。”

  “是嗎?”文彥笑了笑“那我就去看看她在說什么吧。”

  這次沒有讓其他人跟著,只是文彥和貝爾兩個人上去。

  只見紅袖果然正和她手下的人說著什么,因為文彥和貝爾是靜聲走上去的,所以那些人并沒有發現文彥他們。

  “事情差不多已經結束了,我們以后就可以安心在這里生活而不會有人來找麻煩了。”紅袖的臉色笑容十分明顯,看樣子心情相當不錯。

  聽到紅袖的話,文彥和貝爾對視一眼。看起來她并不知道事情變得更棘手這件事,這樣說的話,紅袖帶領全體紅鸞的人叛亂基本就沒可能了。

  “可是大小姐...”只見平時作為紅袖副手的男人滿臉的擔憂“那些人真的會把權利交回給我們嗎?”

  紅袖認真的看了男人一眼“會的,你要知道他們雖然都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們卻沒有理由留在這里。”

  這也是事實,雖然說文彥他們這一幫人確實不是好人,但也無疑也不會對一個小小紅鸞起什么心思。無論對比ibc還是結社,紅鸞的格局都太小了。

  聽到這里,文彥和貝爾就下了樓,并沒有直接上去找紅鸞。

  “嗯?”愛因第一個發現他們下來了“確定好了?”

  “差不多吧。”文彥點頭“雖然還不能完全確定,但也應該八九不離十了。”

  “看樣子是沒什么關系啊。”馬克邦只是稍微瞟了文彥和貝兒一眼就知道了結果。因為按照他們兩人的性格來說,一旦確定了紅袖背叛了他們,那現在的事態就不會這么平靜了。

  “有意思了。”愛因笑了起來“看樣子,你們準備使用一些比較過激的手段了嗎?”

  貝爾似笑非笑的看著愛因“怎么?難道你們星杯騎士團還會反對不成?”

  “呵呵,怎么會呢?”愛因笑的更加夸張了。他們這種完全可以被稱為一段裁判所的地方怎么會反對一些酷刑?要知道他們也是經常做一些讓人覺得可怕的逼問呢。

  等到紅袖他們說完,文彥和貝爾把她交到了一個房間里“我懷疑紅鸞里出現里叛徒。”

  “你沒有開玩笑吧?”紅袖皺起了眉頭。

  文彥很認真的看著她“我現在不確定是不是你,所以說我們要對你使用一些非正常的測試。”

  “呵呵...”紅袖苦笑一聲“好吧,你們來吧。”

  紅袖能拒絕嗎?當然是不能的。她很清楚自己沒辦法反抗面前這兩個人,實力上的差距實在太大了。而且,說到底她現在想在伊斯坦爾舒服的生活下去,那么就需要兩人的幫助。

  “很識時務。”貝爾笑了起來“不過放心吧,不會有什么問題的。”

  說完,貝爾直接發動法術將紅袖催眠。

  文彥看著貝爾“你是準備使用之前對那幾只老鼠使用的法術嗎?”

  文彥說的就是之前在酒店襲擊他們的那幾個腦殘,貝爾用了一個法術就把想知道的事情全都弄清楚了。

  “沒錯。”貝爾白了文彥一眼“怎么?憐香惜玉了?”

  “倒不是憐香惜玉。”文彥還是比較淡定的,他知道貝爾只不過是在抱怨而已“只是這個女人在之前對我們的幫助很大,要是你這個法術對她的智力產生了影響的話,那我們到時候就只能重新在找個人來負責這邊的事情了。”

  “放心吧,我不會像之前那么粗暴的。”貝爾之前讀取那幾個人的記憶完全是用了粗暴的不行的手法,反正都是必死的人了,她也懶得弄那么麻煩。但是這個紅袖以后很有可能成為他們在伊斯坦爾安插的一顆釘子,所以貝爾并不想讓她就這么廢掉了。

  所以,在催眠了紅袖之后,貝爾開始讀取她的記憶。而且這次因為手段沒有那么粗暴的原因,速度比之前要慢得多。過了十來分鐘之后,貝爾的施法終于結束。

  文彥看著貝爾“結果怎么樣?”

  “不是她。”貝爾搖頭“她完全沒有關于這件事的記憶。”

  “這樣的話就有些難辦了啊。”文彥郁悶了。雖然他不希望紅袖是那個叛徒,但是如果紅袖不是的話,那么要在紅鸞這么多人里找到叛徒難度也是有些高的。

  “根據她的記憶來看,整個紅鸞大概有四十來個人。我沒辦法一個個的去讀取他們的記憶。”貝爾思索著“但是也不是沒有其他的辦法。”

  “其他的辦法?說說看。”一聽說貝爾有辦法找到那叛徒,文彥有些開心。他剛剛還在頭疼該怎么辦呢,畢竟也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干掉。那樣做的話,只剩下紅袖的紅鸞基本上也就只屬于名存實亡了。而且面對這樣的情況,也不知道紅袖會有怎么樣的反應。

  “雖然說你們的保密工作做得實在是太差勁了。”說到這里,貝爾情不自禁的瞪了苦笑不已的文彥一眼“但是,空間坐標這種東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看懂的。”

  “沒錯!”文彥這才想起來還有這樣的切入點“那怎么才能確定他們能看懂空間坐標么?”

  “我剛才大致查看了一下外面那些紅鸞的人,他們之中只有三個人身上有魔法的痕跡。”貝爾的嘴角微微翹起。

  “也就是說只需要施展三次那個法術就行了吧?”文彥眼睛一亮,這樣想來貝爾的工作量就很小了。

  “三次?”貝爾又瞪了文彥一眼“雖然說向之前那幾只老鼠那樣確實很快,消耗也不高。但是,想要向剛才紅袖那樣查詢我最多三天才能做到一次,那對我的精神消耗太嚴重了!你是想我累死嗎?!”

  文彥這才注意到貝爾現在狀態并不好,她的額頭上現在已經有不少的汗珠了,看來剛才的法術確實讓她的消耗很大。

看過《血紅軌跡》的書友還喜歡

bbin网页集团 - bbin网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