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劍傲天蒼 > 第609章 劇終

第609章 劇終

  毒手鬼醫崔斌的大名,要比蔣驚天響亮得多得多。就算是四皇子聽聞此名,都不由得滿含敬畏的對崔斌行了一個深深一禮。這倒不是說,四皇子殿下十分有禮貌,而是在整個人間界,每一個天階強者,都應該得到應有的尊重。特別是崔斌這種,用毒于無形之中,揮手之間,便可以覆滅整個城池的絕世兇人。

  “既然有毒手鬼醫前輩相助,那蔣少報仇的事情,便十拿九穩了。太子殿下之所以可以在帝都橫行無忌,完全是因為他的師父——李沖,乃是一位真正的天階強者。如果毒手鬼醫前輩可以牽制住李沖,那以我手中的力量,便可以將太子的勢力完全覆滅,只不過……”

  蔣驚天見四皇子欲言又止,便知曉其必有所圖,“只不過什么?就不要和我繞圈子了,有話直說。”

  聞言,四皇子立馬微微一笑道,“其實也沒什么,主要是我冒然向太子動手,事后必然會遭到父皇的責怪。屆時,我希望毒手鬼醫前輩,可以為了撐一撐臺面。畢竟同族相殘是死罪,我背后要是沒有點像樣的力量,就算是能夠保住小命,也勢必與人皇之位無緣了。”

  四皇子話雖說的含蓄,但意思卻很明顯,其是希望蔣驚天與崔斌,留下為他效力。這樣的條件,蔣驚天自然不能答應,不過他還有著更加能夠打動四皇子,讓其不得不幫助他的誘惑。

  “事情不需要這么麻煩,咱們今天就一次性的全都解決了吧。你幫我報仇,我幫你登基大寶,事成之后,兩不相欠!”

  面對蔣驚天的言之鑿鑿,四皇子整個腦袋頓時嗡的一下,險些當場就暈倒在地,“你說什么?登基大寶!”

  “沒錯,我今天就讓你繼位登基!”

  “這怎么可能,皇城之人高手如云,就算是毒手鬼醫前輩,恐怕也是雙拳難敵四手,想要逼我父皇傳位于我,根本就……”

  四皇子話說到一半,便突然收住了聲音,因為其突然想到了“毒手鬼醫”這四個字中的“毒”字。毒手鬼醫的威名,不僅是他的修為,還有他天下無雙的毒術。

  其實可以毫不夸張的說,一個毒手鬼醫的殺傷力,要比三個同級別的武者還要強,尤其是對付那些修為在天階以下的螻蟻,那更是**裸的虐殺。

  四皇子想到這里,便覺得蔣驚天是要以帝都之中,所有人的生命去要挾他父皇。

  這種計劃雖然冒險,但卻的確可行,而且成功率極大。所以四皇子在想通所以然后,便果斷的答應了下來,“好,我答應你!”

  四皇子為了他的皇帝夢,選擇了與蔣驚天合作。但他卻不知,蔣驚天根本就沒打算逼趙氏人皇退位,而是打算直接將其滅殺。

  ……

  蔣驚天與四皇子一拍即合,于是在半個時辰之內,整個帝都之內,便生出了一股風聲鶴唳的感覺。

  ……

  帝都皇宮,當今人皇。

  “老四這是要搞什么鬼,調動了這么多兵馬。”

  ……

  東宮太子。

  “太子殿下,大事不好了。”

  “說,出什么事情了。”

  “四皇子他……集結了五萬羽林軍,十萬御林軍,二十萬虎賁軍,不知道到意欲何為?”

  “哦?七皇叔那邊有什么動靜嗎?!”

  “七王爺去幽州了。”

  “幽州刺史是七皇叔的得意門生。看樣子,七皇叔和老四,是要玩次大了的。”

  “他們莫非是想……逼宮?!”

  “咱們就等著看好戲吧,老四啊,你太天真了。就算幽州百萬雄兵兵臨城下又如何?他們真的敢反嗎?就算敢反,又真的能打入皇宮嗎?無知!”

  ……

  越王府,三皇子殿下。

  “老四這是要干什么?要動太子,還是要動父皇?我到底是該裝作不知,還是立馬站隊。哎,真是頭疼!”

  ……

  武王府,二皇子殿下。

  “老四造反,最好與太子來一個兩敗俱傷,那我就可以有機可乘了。”

  ……

  帝都之內,風起云涌,一個個皇族子弟,全都各懷鬼胎,考慮著自己未來的出路。

  這種壓抑的氣氛,又持續了半個時辰的工夫,四皇子集結人馬的目的,也就躍然于紙上,讓很多人放下心來。

  御林軍、羽林軍、虎賁軍,一共三十五萬人馬,再詐尾皇宮,虛晃一招后,便把太子殿下所控制的龍驤大營,給包圍了。

  其實四皇子在這虛晃一招的時候,再慢上半個節拍的話,趙氏人皇便直接下令,把他當成叛黨處理了。但現在可就不一樣了,四皇子的目標是太子的人馬,人皇這個老家伙,雖然不能讓兩方勢力真的開戰,但也想看一下自己的這兩個兒子,一個要干些什么,一個到底要怎樣應對。

  說句實在的,趙氏人皇直到現在,也沒有拿定主意,要讓誰來繼承他的大統。太子與四皇子各有所長,實在是讓他難以取舍。所以其也想要借著這次機會,好好的考量一下兩位未來的接班人。

  ……

  東宮太子。

  “什么?四皇子圍了龍驤大營?!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是要開戰嗎?!把飛鷹、雷豹、禁衛軍,全都給我調過去,還有花旗軍,空騎聯隊,也全都調過去!老四,和我玩混的,那就看看咱們誰更狠!”

  太子所調集的兵力,要比四皇子所調集的多得多,也更加的精銳。但其所作出的決策,畢竟是后知后覺,待他所調集的軍隊,全都趕來的時候,龍驤大營是否存在于世,還是一個未知之數呢?

  ……

  龍驤軍營盤之外,蔣驚天、崔斌、四皇子,還有四皇子手下的頭號大將——趙智,傲立在某個制高點。

  “動手吧。”

  蔣驚天下令,趙智見四皇子點頭應允,便直接一揮手中令旗,向那將龍驤營盤圍得水泄不通的御林、羽林、虎賁三軍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趙智手中令旗一揮,整整三十五萬的大軍,便嘩啦啦的全都沖進了龍驤大營。蔣驚天遠眺戰場,心中被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所充斥,一時間張口無語,不知說些什么是好。

  “殺啊!”

  “都把武器放下,但凡有反抗者,殺無赦!”

  “……”

  喊殺之聲,驚天動地。龍驤軍雖然裝備精良,但在四皇子嫡系軍隊鋪天蓋地的攻勢下,也只能仰面嘆息,繳械投降了。

  龍驤軍與虎賁齊名,總人數在二十萬左右。若是放在平時,四皇子這三十五萬人馬,是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將其徹底拿下的。但現在可就不一樣了,崔斌在蔣驚天的授意下,痛下殺手,對龍驤軍中的高級將領,進行了血腥的屠戮。

  所以四皇子的部隊,才可以在太子和趙氏人皇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直接把太子手中的這張王牌——龍驤軍,給拿下來。

  失去了龍驤軍,太子的勢力便等于銳減了一半。四皇子既然已經決心造反,做起事情來,自然一不做二不休。所以龍驤大營一平,其就帶著手下人馬,直奔太子東宮而去。

  太子東宮雖然守衛森嚴,兵力也有近三萬,但在四皇子三十幾萬大軍的面前,其根本就不堪一擊。

  在一開始的時候,太子很忌憚四皇子的,但他收到四皇子滅掉龍驤軍的消息之后,其卻驟然安靜了下來。因為龍驤一滅,四皇子造反的名頭就確定了下來。

  屆時趙氏人皇一插手,四皇子也就落入了萬劫不復之地。而且就算是趙氏人皇不插手,太子也有著他的師父——李沖相助。

  如今四皇子成為了逆賊,太子完全可以要求李沖出手,直接將其滅殺。到時候,四皇子一死,此次叛亂自然也就結束了。太子就是打著這樣的注意,所以他才在面對四皇子大軍的圍困之時,才會表現得十分淡定自若。

  至于趙氏人皇,他一開始也曾出現過顧慮,害怕四皇子調動軍隊,是想要向皇宮發動進攻。但當他收到消息,四皇子領兵前往太子東宮了,其便驟然放下心來。

  太子有天階強者李沖守護,應該出了大問題。趙氏人皇今天就是想要看看,主動滋事的四皇子,到底要打算怎么對付這位名副其實的天階強者。

  所以面對四皇子的圍困,無論是太子,還是趙氏人皇,都沒有調動大批軍隊,與其展開血戰的意思。只是以高端力量,在與四皇子等人對峙。

  “老四,你帶人圍了我的東宮,到底是什么意思?”

  太子出言鎮定自若,四皇子回答,自然也是不落下風,“皇兄,弟弟我可沒有什么過分的想法。其實弟弟今天帶兵來此,也只不過是幫一下朋友的小忙而已。”

  “朋友的小忙?”

  太子的聲音滿含疑惑,四皇子聞言之后,立馬抬手一指蔣驚天道,“我這位朋友姓蔣,想必你能夠想起,你曾經所做過的某些事情吧。別的話,我就不多說了,你現在便把血殺衛全都交出來,之后的事情,咱們再慢慢商量。至于皇兄你的性命,倒是不必擔憂,只要你肯合作,小弟肯定盡力說服蔣兄,不讓他與你計較。”

  四皇子要是不這么說,太子殿下還可能把血殺位交出來,但其如今將什么話都說到了明處,那太子便只剩下硬拼到底這一條路了。原因無他,只因為血殺位一交出來,便等于太子向四皇子俯首認輸了,這皇位之爭,也就有了結果。

  說實在的,四皇子這招玩得很高。他是在借助蔣驚天的力量,除去太子殿下的勢力,直接抹去了兩方人馬和談的可能。不過就算四皇子不耍這份心眼,蔣驚天也不可能和太子殿下,化干戈為玉帛。

  滅族之恨,縈繞在蔣驚天的心頭,已經有數年之久,他今天來帝都的目的,不僅是為了滅殺當年襲擊蔣家的血殺位,其還要以彼之道還治彼身,將這滅族之痛,反過來施加在帝都皇室上。

  趙姓?呵……

  “我當是誰?原來是蔣家余孽啊!不過既然來了我們帝都,那也就不用走了!”

  言罷,太子殿下一揮手,其身后十數名地階強者,便一齊沖向了蔣驚天所在的方向。

  四皇子見此,自然是緊張萬分,但其一想到毒手鬼醫——崔斌的威能,便也就逐漸安定下了心神,準備讓自己手下的強者,在蔣驚天的面前,略微表現一下。

  只不過還未等四皇子的人動手,崔斌便在蔣驚天的試一下,主動出擊。崔斌是天階強者,由他出手對付面前的這十幾個地階武者,完全就是大材小用。

  不過站在太子殿下身旁的李沖,也并非庸手,崔斌剛剛一有動作,其便發現了事情的不對,于是火速來援。

  “轟!”

  崔斌與李沖的掌罡在空中相遇,并在剎那之間寂滅于無。

  招盡,絲毫沒有占到便宜的李沖,雙目炯炯的望著崔斌,沉聲而言道,“朋友,不知你是……”

  李沖本想要追問一下崔斌的身份,只不過還未等他將話說完,其便突然一個停頓,抓著自己已經隱隱有些便綠的手掌,滿臉駭然的道,“你……是毒手鬼醫——崔斌!”

  “廢話少說,手底下見真章吧!”

  崔斌本來就性格古怪,其面對敵人,自然就更加的不近人情了。李沖的修為雖不弱于崔斌,但其卻極其懼怕崔斌的毒攻,所以這二人一交手,處處受到掣肘的李沖,便落入了下風。并呈現出了久守必失,遲早落敗的局面。

  太子根本就沒有想到,四皇子的身邊,既然還有著天階強者。而且就目前的形勢來看,毒手鬼醫的戰力,還在自己老師的戰力之上。

  “你們,都給我上!”

  太子害怕自己的老師慘遭不測,于是便拼命的催促那十幾名地階強者,讓他們加入戰團。那十幾個人畏懼于太子的威嚴,所以全都不情不愿的向正壓著李沖打的崔斌攻去。

  只可惜,崔斌的毒術神鬼莫測,還未等那十位地階強者近身,他們一個個的,便全都在崔斌逸散出來的毒罡中,中毒身亡,死相相當之慘烈。

  太子的力量,本來是占據一定的優勢的,但經崔斌這么一出手,其便徹底的失去了榮登地位的資格。最精銳的龍驤軍被全部俘虜,手底下能夠拿出手的地階強者,被崔斌全滅。

  可以毫不夸張的說,太子此時所掌握的力量,已經算是眾多皇子之中最弱的一個了。假若李沖再出什么意外,太子恐怕連東山再起的可能都沒有了。

  與太子不同,此時的四皇子,可以說是意氣風發,光彩照人。

  “皇兄,聽弟弟一句話,快點交出血殺衛吧。不就是幾個廢物嗎?為了他們葬送自己的大好前途,可有些得不償失啊!”

  太子殿下雖然大勢已去,但這個血殺衛,他還是不能交出來的。交出血殺衛,便等于為了自己的性命,不顧手下的安危,如此一來,太子今天就算是活了下來,今后恐怕也難以再招募到真心向自己效忠的部下了。

  所以此時的太子,是打定了主意,把他的父皇,當成了最后的底牌。

  “老四,你勾結外人,以下犯上,還把不把我這個哥哥放在眼里了。就算你不把我這個哥哥放在眼里,你還把父皇,把我趙氏江山,放在眼里不了!”

  太子之言,上綱上線。趙氏人皇一聽此言,也覺得四皇子做的有些過分,于是其便從暗處,主動馳援了過來。

  “崔兄,是什么風把你給吹來了。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事好商量,動什么手呢?”

  趙氏人皇出面,四皇子知道,今天的好戲也算是到頭了。至于蔣驚天許多的逼宮繼位,此時冷靜下來的他,已經不再去想了。原因無他,只因為趙氏人皇,也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天階強者,而且其修為,還要比李沖強大的多。

  趙氏人皇出面當和事老,也是因為他覺得以自己的實力,能夠鎮住崔斌。但其卻沒有想到,一直蔫聲不語的蔣驚天,才是眾人之中,修為最高,戰力最強的一個。

  “終于出現了嘛?”

  蔣驚天自言自語一聲,然后一個騰身,便在眾人判斷不及的情況下,一腳將飛馳而來的趙氏人皇,踹在了地上。然后一邊用腳狠踏著他的面龐,一邊漫不經心的輕輕而語道,“你總算是出來了。”

  “你……是誰?”

  “我是蔣驚天啊,是你兒子,下令滅了我蔣氏一族。我蔣驚天,今天就要把滅族之恨,重新施加在你們趙氏的身上。”

  蔣驚天這段話,是其用神識與趙氏人皇說的,所以就連四皇子,都不知道其到底說的是什么。其實就算蔣驚天直接說出來,四皇子也絕對聽不出來個所以然,因為此時的他,已經被徹底驚呆了。

  蔣驚天把趙氏人皇,當死狗一樣的擒下以后,便直接把象征人皇地位的天皇劍,從其腰間抽了出來,然后揮手丟給了四皇子。

  “我蔣驚天說話決不食言,你現在就是趙氏人皇了!”

  四皇子雖然覺得這天皇劍有些燙手,但其在權力的引誘下,還是選擇了順從。

  蔣驚天和四皇子有言在先,助其登上帝位之后,兩人仇怨便算是兩清了。所以蔣驚天并沒有打算殺了他,不過其卻也并沒有打算放過他。原因無他,只因為四皇子此時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他。

  那是一種追求權力的眼神,一種為了權力,不擇手段的眼神。果不其然,四皇子在接到天皇劍后,只是略微的遲疑了一瞬,便砰的一下跪在了蔣驚天的身前,表明了自己立誓效忠的態度。而且還一再聲明,自己已與趙氏斷絕關系,從此與其勢不兩立。

  對于這種情況,蔣驚天也很意外。

  他雖料到四皇子為了生存,會選擇卑躬屈膝,但其卻沒有想到,他竟然會直接站到趙氏的對立面,更聲稱與趙氏斷絕關系。

  說句實在的,蔣驚天看到此幕,心中甚是凄涼。但其卻并沒有出言阻止這一切,因為眼前的這一切,都是他復仇之旅的開始。

  “好,既然你選擇與趙氏斷絕關系,那我蔣驚天今天的復仇,便與你無關。我現在就給你一個表現自我的機會,限你在一個時辰之內,將所有趙家的直系子弟,全部斬殺。否少一人,你便提頭來見!”

  “是!”

  大軍開動,殺喊沖天,帝都之中的任何一個人都知道,趙家完了。

  望著領命遠去的四皇子,趙氏人皇深吸一口氣,嘶啞的對蔣驚天道,“趙家是不會滅的,等老祖宗回來了,他一定會把你碎尸萬段的!”

  聽聞趙氏人皇之言,蔣驚天連話都懶得和他說,直接就將巨闕、東皇兩柄神兵,插在了他的面前。趙氏人皇就算是再傻,其見到這兩柄神兵,也應該明白是怎么會事了。

  “這……不可能!”

  “事實就是如此,你趙家滅我蔣家滿門,我今天只殺你三族直系血親,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你們就黃泉下,團聚吧!”

  言罷,蔣驚天踏在趙氏人皇臉上的那一腳,微微的一用力,其便腦經崩裂而亡了。

  ……

  趙氏人皇被蔣驚天活活踩死,太子、二皇子、三皇子等皇室宗親,基本全都死在了亂刃之下。李沖雖是太子的師父,但其相對于趙家來說,也是一個外人,所以蔣驚天也并沒有難為他,直接就放他走了。

  至于四皇子,他則一直在為蔣驚天,兢兢業業的捕殺著同族,其中也包括他的兒子、女兒,和不到一歲的親孫子。

  四皇子知道蔣家是被血殺衛所滅,所以其在圍捕血殺衛的時候,并沒有對其下殺手,全都選擇了不計后果的活捉。只可惜此時的蔣驚天,已經沒有了之前渴望報仇的沖動,其連見都沒見,便直接吩咐前來邀功的四皇子,將血殺衛全都處決了。

  帝都之內,風起云涌,徹底的變天了。帝都之外,四皇子也安排人手,進行了系統的刺殺,其中也包括,剛剛帶兵回來的七王爺。

  廝殺一直持續了半個月,蔣驚天就那么站在趙氏人皇的尸體旁,愣愣的站了半個月。

  ……

  “稟報主人,你交代的任務,屬下已經完成了,趙氏三族宗親,一共四萬三千七百八十二口。人頭再次,還請主人過目。”

  說著,雙眼通紅的四皇子,便顫巍巍的遞上了一枚儲物戒指。四皇子雖然可惡,但其畢竟也是人,四萬多名親人,全都直接或是間接的死在他的手中,他在這段時間內所承受的痛苦,是任何人都無法想象的。

  對于四皇子遞過來的戒指,蔣驚天并沒有伸手去接,其見此之后,只是淡淡的出言道,“你是不是還想著,等趙中原回來,還替你們趙氏報仇?”

  聞言,四皇子身體頓時一個顫抖,其顯然被蔣驚天說中了心思。

  “你不用等了,趙中原已經死了。你們趙氏完了,四萬多人,全都死在了你們趙氏家族,自己人的手中,我們蔣家的仇也報了。”

  言罷,不等四皇子有何反應的蔣驚天,便帶著一直守候在其身旁的崔斌,悄然離去了。

  大仇雖報,蔣驚天心中卻有著一股莫名的悲哀,死了四萬多人,他這滅族之仇,報得真的對嗎?

  當然,蔣驚天這個問題,除了他自己,是沒有人能夠回答得了的。事實上,在人間界,已經沒有人敢回答他這個問題了。

  ……

  蔣驚天一去,四皇子便失去了庇護,其之前所造殺孽太多,最終被手下暗殺,拋尸于大街之上。

  蔣驚天離開帝都,便開始遍訪天下,去尋找那些他曾經虧欠過的女人。

  蔣驚天先去了嶺南,在那里他找到了秋葉。只可惜此時的秋葉,不僅嫁為他婦,還已經懷有身孕。原因無他,只因為蔣驚天在離別之時,封印了秋葉的一部分記憶。

  石嫣然對蔣驚天懷恨在心,所以一到嶺南,便將秋葉許配了人家。

  對此,蔣驚天自然是萬分酸楚,但他見秋葉過得十分幸福,便也就沒有去觸碰的秋葉那已經被塵封的記憶。

  嶺南之行,蔣驚天心情異常沉重,但在往返漠北的途中,其卻連連好運,使其心情好轉了不少。

  在這一路上,他先是遇到了結伴闖蕩江湖的陳天傲,陳天驕兄妹。

  蔣驚天剛遇陳天驕的時候,想法有些幼稚,如今兩人再次相見,其便再也控制不住心中那積淀已久的感情了。他與陳天驕溝溝坎坎,此次相見,兩人也算是修成了正果。

  陳天驕成了蔣驚天的女人,陳天傲也就水漲船高,成為了蔣驚天的大舅哥。既然是大舅哥,蔣驚天也就不能小氣了,他雖對世俗的權力沒有興趣,但其卻知道,陳天傲對恢復陳家基業的事情,難以忘懷。

  所以他便將陳天傲介紹給了毒手鬼醫崔斌,強迫其收陳天傲為徒,還要求其立陳天傲為神醫門掌門。

  收徒之事,蔣驚天十拿九穩,但立陳天傲當掌門的事情,其卻只不過是隨口說說的玩笑而已。但他卻沒有想到,崔斌竟然將此事應承了下來。

  此事蔣驚天雖然費解,但崔斌卻有著他自己的想法,通過這么長時間的相處,其知道蔣驚天并非是池中之物,一個小小的神醫門,根本就困不住他這條真龍。

  與其和蔣驚天無休止的糾纏下去,還不如找一個像樣的接班人,來繼承神醫門的傳承。當然,崔斌選擇陳天傲的最重要原因,還是因為其是蔣驚天的大舅哥。

  不過陳天傲自己也十分爭氣,其不但在武學、醫學、毒術上都很有天賦,還在蔣驚天的支持下,恢復了陳家的榮光,而且還將發揚光大,實現了神醫門的預言。

  從陳家族地——燭龍城,到整個漠北群嶺,再到整個漠北,統一人族,橫掃天下。就這樣,陳天傲在若干年后,成為了人、妖兩族的第一位圣皇。

  當然,這背后也少不了蔣驚天這個絕世殺神的支持。

  遇到陳氏兄妹之后,蔣驚天便帶著他們兩個直奔大荒城外的百戰山莊。途中經過神道盟的總壇,其又幸運的遇到了神神秘秘的許婉怡。許婉怡是神道盟圣女,沒有盟主欽命,是不可以嫁人的。這也是她,當初毅然決然離開蔣驚天的原因。

  不過以蔣驚天與黃逆的關系,別說是一個圣女,就算是把神道盟的圣女連窩端了,其也不會有絲毫的不悅。所以蔣驚天與許婉怡,也算是有情人中了。

  離開了神道盟,蔣驚天等人便順風順水的來到了百戰山莊。不過蔣驚天在百戰山莊也沒有多留,其只是與明月溫存了三日,便獨自一人,踏上了漠北群嶺。

  當然,在前往漠北群嶺之前,他還繞道去了一趟大雪山司馬家,悄悄探望了一下師落雪。師落雪神魂受創,完全忘了蔣驚天,不過其現在也過上了幸福快樂的生活。

  見師落雪過得幸福,其便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清風那個丫頭。還別說,清風這丫頭還真不經念叨,蔣驚天剛想起她,便在大雪山腳下,遇到了已經打開心結,準備和其爺爺司馬雷震返回族地的她。

  蔣驚天先是一身輕松,所以其對自己喜歡的女人,是來者不拒。如此一來,司馬雷震老爺子,在吃、碰、杠后,眼看就要胡牌的節骨眼上,讓蔣驚天給截胡了。

  不過看到自己孫女找到了幸福,司馬雷震老爺子,還是相當開心的。

  離開大雪山,蔣驚天便帶著清風,去了漠北群嶺。天龍教倒是挺識趣,其不但將龍兒交給了蔣驚天,還同意將整個漠北群嶺,都交還回來。

  當然,天龍教這么做也是有條件的,那便是允許他們在漠北群嶺自由傳教。

  蔣驚天一開始,還不明白天龍教的意思,但經龍兒暗地里的一解釋,他便全然知曉了。黑水玄蛇的神級肉身計劃,已經便宜了天魔,天龍教主為了自保,便打算脫離黑水玄蛇,搭上蔣驚天這條線。

  對于天龍教,蔣驚天并沒有什么偏見,其只是強制性的改變了天龍教的一些教規,便答應了天龍教主的要求。

  離開漠北群嶺,蔣驚天便帶著一大一小兩位美人,前往了天魔宮。上官婉兒,是第一令蔣驚天動心的女人,其自然要將其接回來,和自己一起生活。

  至于宋春華,蔣驚天也親自去宋家新尋的族地,接了她一趟。

  雖然說,蔣驚天對宋春華并沒有什么感情,但宋春華畢竟也是他的女人,該履行的責任和義務,其還是義不容辭的。

  尋到宋春華后,蔣驚天便帶著她,和上官婉兒、龍兒、清風三女,返回了百戰山莊。

  百戰山莊是明月的基業,也是蔣驚天唯一的家。從此之后,蔣驚天便和他那幾位天仙般的妻子,過上了性福快樂的造人生活。直到數年之后的某日,江湖之上,才算是再次掀起了風波。

  ……

  百戰山顛,蔣驚天與秦五相對而立。

  秦五:“你很強!”

  蔣驚天:“你也很強。”

  秦五:“如果你能接我一劍,那戮神劍便是你的了。”

  蔣驚天:“我對戮神劍不感興趣,不過你想要的話,我直接把戮神劍尖送給你就是了。”

  蔣驚天是真心之語,只可惜秦五對此卻毫不理會,“殺!”

  秦五出手了,這是毫無花哨的一劍,但也是集齊了六截戮神劍的一劍。說句實在的,秦五手中戮神劍的神威,已達到了天階極致的層次。只可惜,今天的蔣驚天,也已經不是幾年前的蔣驚天了。此時的他,已經屹立在了整個人間界的巔峰,成為了天階極致強者。

  劍芒斬下,蔣驚天揮手之間,便以肉掌將劍鋒握住。

  “你不是我的對手。”

  秦五見此,先是一愣,然后立馬頗為無奈的搖頭道,“時也,命也,戮神劍是你的了。”

  言罷,還未等蔣驚天明白是怎么回事,其儲物戒指中的戮神劍尖,便直接刺穿了儲物戒指,沖了出來。

  七劍合一,天生異象。蔣驚天本以為得到最后一截戮神劍的秦五,會再次與他大戰。但其卻沒有想到,在七劍合一,戮神劍重現人間的一剎那,秦五就倒轉劍鋒,刺進了自己的胸膛。

  “勝敗乃兵家常事,你這是干什么?”

  聞言,秦五露出了他今生的第一縷微笑,也是今生的最后一縷微笑,“戮神劍……需要一個劍魂,你……和我,必須死……一個,這就是殺戮劍子……的命運。”

  言罷,氣絕,殺氣沖天。

  蔣驚天半擁著秦五的身體,心中百感交集。

  不知何時,天魔出現在了蔣驚天的身后,“別傷心了,這就是他的命運。”

  聞言,蔣驚天先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后便將戮神劍,緩緩的從秦五中胸膛之中,抽了出來。

  劍一離體,鋒芒畢露,這超越了天階的神兵,確實有著他超凡的一面。蔣驚天握著戮神劍,就好像是在和他的好友秦五,并肩作戰一般。

  反手而起,劍芒刺天,流云開裂,空間塌陷。

  蔣驚天僅揮了這一劍,便直接貫穿了人間界與天界的屏障。

  戮神劍的恐怖,在這一刻顯露無語,蔣驚天望著那天空之中,久久不能愈合的空間裂痕,心中又升起了向武學更高層次進發的激情,于是他腳尖一點,騰身而起,人劍合一,直插天際。

  “天界,我蔣驚天來了,劍傲天蒼!”(泊星石書院)

看過《劍傲天蒼》的書友還喜歡

bbin网页集团 - bbin网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