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血裔騎士 > 第456章 今日方知我是我

第456章 今日方知我是我

  雙方那重步兵與輕步兵之間的差距在這一刻比較詳實地展現在了眾人的面前。當然這并不是說輕步兵就不如重步兵,只不過兩者擅長的場合不同。在這樹木并不繁茂也既非山地的環境當中明顯是這些重步兵占據上風的。

  被來自背后的巨斧給打了個跌蹌的喬吉,一邊通過呼吸平息自己那變得有些許暴躁的氣血,一邊借助手中的長劍作為杠桿,平衡了自己那在為了擊斃敵軍而不得不承受一輪攻勢的身形。

  ‘這些家伙果然都不是泛泛之輩啊!要不是使用的裝備實在是太差,讓那他們顯得攻強守弱的話。我想要這么容易就解決那兩個人怕是沒什么可能了。說起來這些事露西亞當中平民強者的悲哀吧!只攻不守,死士這個詞用在他們身上是再恰當不過的形容了。’拄著手中長劍的喬吉開始飛快地評估起剛剛的戰斗來。

  如果是普通人在戰場之上做出這種事情,早已經在失神當中被人一刀給捅死了。只有喬吉這種有著思維加速能力的家伙,才能夠仗著自己思維與現實不一樣的時間軸,在這種時候進行自省與規劃。

  算上剛剛那已經血濺當場的兩位,這突襲喬吉的三名死士就以階位來說已經在喬吉之上了。可惜出身不好的他們似乎也沒有什么太大的奇遇,導致現在既沒有殺手锏不說根基似乎也有些缺憾。

  再加上他們唯一不錯的,就是手上這些在行動前臨時獲得的魔法武器。缺乏足夠積累的他們在面對喬吉這只差臨門一腳就成為騎士的小家伙時,可以說是所有的缺點在實力的差距之下都被迫強行暴露了出來。

  喬吉用自己的余光稍微關注了一下阿華田騎士,發現他現在暫時恐怕是騰不出什么手腳來的樣子——他面對的敵人遠比喬吉所面對的要強大得多。

  那些露西亞人顯然也是看盤子下菜,不過如果讓現在與阿華田騎士糾纏的那位來對付喬吉的話,那戰局或許會更加有利些。可惜沒有如果,在敵方做出最初的選擇之后,現在這樣的結局就是他們需要自己承擔的后果。

  望著眼前握著手中巨斧不斷發出喘息的古銅色長須男子,喬吉重新擺好姿勢出聲到:“看到你同伴現在的下場了嗎?像這么危險的行動,居然連一件保命的器物都沒給。在露西亞你們這樣的平民強者也真是太廉價了一點吧!你真的準備將自己的生命浪費在這種地方嗎?”

  喬吉當然沒想過用這樣的話語能夠使得某人就此陣前倒戈——虎軀一震的龍傲天之類的最惡心不過了。但是以露西亞方面的所作所為來說,只要能夠使得那位斧男稍加分神,對于喬吉來說就已經算是奠定勝局了。

  不過令喬吉沒想到的是,眼前這位人高馬大的家伙在聽到自己的話語之后,居然臉色一變那眼神之中居然露出了一絲的迷茫。這一下可真差點閃瞎了喬吉的眼睛,緊接著剛剛還兇神惡煞般的黑大漢看著手中的附魔巨斧,那表情似乎是在掙扎著什么。

  最后更令人大跌眼鏡的事情發生了,眼前這位剛剛在喬吉身上留下傷口的狠人,居然緊緊握著自己手中的兵刃轉身逃向了不遠處的小樹林當中。

  從未想過會有這種結果的喬吉,在這戰場之上居然也罕見的出現了能夠被察覺到的失神。等到他想要起身去追擊的時候,那位大漢已經一個翻滾進入了小樹叢當中。那動作敏捷得簡直不符合他那鐵塔一般的體型,喬吉現在真要是追上去的話,恐怕花費的時間也不會少。

  ‘算了!這追不上就算了。’突如其來的變得雖然使得喬吉出現了這樣的失誤,但是他轉眼之間便做出了最符合現有情況的判斷。放棄追擊那已經逃跑的敵人,加入到阿華田騎士那一戰局當中。

  本已經開始偏斜的勝負天平,在喬吉脫出手之后更是被加上了一枚重重的砝碼。閃爍的雷霆與呼嘯的劍風交織在一起,頃刻之間便形成了一片常人難以插手的區域。雖然喬吉與阿華田騎士之間的配合實際上也不怎么樣,但是也還沒到1加1小于1的程度。

  劍尖一道強光閃過,那個手中綠芒閃爍的強手動作為之一頓。雖然僅是短短的一個剎那,但是高手交鋒爭得往往就是那一瞬。緊接著阿華田騎士玩了一招束氣為錘,掄起手中的長劍一記猛抽。

  “砰!”地面猛地一震,只留下半截人樁。無論是招架的雙手還是敵方自身的頭顱,都在這重擊之下化作一灘肉泥。

  突然,喬吉感覺到有些奇怪,首先是他的感知范圍好像再一次擴大。現在的他居然連遠方的那座村落都能夠在腦海之中描繪出具體的景象。此時正值日落時分,鎮上似乎又不少人進進出出,都做著各自的事。

  同時喬吉甚至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那曲折的巷道內房子的狀況。因為阻礙很難見到陽光,那里只有零零落落的幾幢屋子有著住戶。從哪屋子內的陳設與打理情況,喬吉還是能夠輕易地分辨出究竟是有人居住還是長期空閑的。

  不知到為什么明明在這距離小鎮不到一公里的地方發生了這么激烈的戰斗。可那小鎮當中居民與駐軍的表現好像一點都不受打擾。現在是忙完了一整天工作的時候,大家都聚集在屋外拉著家長里短的閑聊著,所以顯得格外熱鬧。

  另一方面喬吉體內的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五章六腑的生機一下子就旺盛了不止一倍,原本已經沉睡的骨髓造血功能都被重新喚醒,看樣子頗有一些換血洗髓的趨勢在里面。而且在喬吉精密的感知之下,自身的**筋膜乃至一顆顆細胞也在緩慢地發生了變化重組。

  ‘居然在這種時候進階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喬吉的心中一驚,好在對此早已有準備的他并沒有太過失態:‘不過這種變化真的是能夠被稱之為生命層次的進化啊!如果不是親身體會的話,外人的語言是絕對難以描述清楚的。’

  這樣的變化之下喬吉整個人難免一下子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阿華田騎士先是看著喬吉一陣撓頭,緊接著眸光一閃臉上露出了喜色:“居然在這種時候突破了,明明并不是什么壓榨人體潛力的戰斗啊!看樣子喬吉這小子之前的基礎打得還真是有夠雄厚的了。”

  沒錯喬吉這種晉升方式完全就是憑借著自身雄厚積累,在合適的時候水到渠成的就晉升騎士階位。相比那種在因為根基不牢,不得不在生死之間徘徊而尋求突破的人而言,這種方式才是毫無后遺癥的堂皇之道。當然想要做到這一點并不容易,像是希倫之前就是因為其中某一方面不圓滿而被卡住了相當一段時間。

  緊接著阿華田騎士看了看已經基本可以看到結果的戰局,就這樣手持著兵刃呆在喬吉的身旁并沒有加入戰局奠定勝利。好像是防止有人打擾了喬吉一樣。

  當眼前的廝殺已經結束之后,喬吉才緩緩地恢復了清明。阿華田騎士關心的問到:“喬吉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問題?難道晉升的時候發生了什么意外。”

  通常而言戰場突破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要是人人都向喬吉這樣子出神這么半天,那臨陣突破的家伙早就被敵人給砍死了——那么多臨死反殺的事情就更不可能出現了。

  “不!沒什么事情,只不過我突然能夠察覺到那小鎮當中的異樣。所以對周圍多探索了一會兒,好在并沒有出現什么太過糟糕的情況。”喬吉立刻就找了個理由搪塞了過去。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阿華田騎士在這個方面顯然也并沒有多心。緊接著他就興高采烈的前往接收那些戰利品去了。不得不說這一次單單是到手的那三柄魔法武器就足以令相當多人流口水了。

  不過喬吉真正出神的原因并不是他話語當中的那樣,而是沉寂了許久的系統終于再次對他做出了回應。也正是這一次的回應使得喬吉被驚得差點忘記現在身處的環境。

  “達到黑鉛階位,世界解析達標,記憶解封開始……系統完成使命開始還原……”

  ‘這!這!這!我還真是夠惡趣味的,游歷諸天也就罷了,居然還封印部分記憶弄了個系統出來玩。不過既然封印已經解開了,那我離開這個世界的日子也就不遠了。’喬吉不應該說是‘三寶道人’已經隱隱感覺到這個世界對自己靈魂的排斥了。

  ‘不過還是有件事情需要好好解決一下啊!這具肉身的原主人該怎么安置,這得讓我好好想想。好在現在還沒娶妻生子要不然就真破了人倫大道了。’想到這里的‘三寶道人’還頗為膩歪了一下,‘肉身,由-1、1和0所組成的肉身投影還真是罕見呢!’

  不過還沒等喬吉做出什么的時候,阿華田騎士便已經做出了全軍后撤的決定了。這次伏擊明顯就是針對喬吉一行而來的,既然任務已經不可能完美達成了,那么留在這危機四伏地地方就不是一個好選擇了。

  后退扎營之后‘三寶道人’眼前頓時一黑,就進入了這身體的腦海深處,那神魂在一片黑暗中,閃著紫金色地光輝。隨著心神的變化意識海也隨‘三寶道人’的心意而轉化。

  張目四顧,只見再次出現在一那處通天塔的底層,這寶塔依舊是那種不倫不類的混搭風格。恢復了原本記憶的‘三寶道人’即便是神魂形態也不由的搖起頭來。

  不過等到‘三寶道人’踏上了之前一直無法跨越的樓層之后進入他眼簾的景象也算得上是清幽雅致。

  更重要的是那圍墻而立的一架架紫檀書架,上面滿滿地,全部是一冊冊的書,滿滿地足有數萬冊,正是‘三寶道人’原本記憶的當中的典籍內容。

  而在那書架中間,一個少年正昏睡在床榻之上。那床榻邊上還有一個小幾。上面擺放著一個青瓷花瓶,插著數株不知名的花,極是淡雅。

  ‘黃粱一夢,我就送你一個好造化吧!即便是當年認清了這個世界的真相之后,仍能夠受益無窮的造化。’‘三寶道人’往其的額頭虛指一點,那有如旭日東升一般的光彩照的滿壁波光粼粼。

  等到完成了這一切,那神魂點了點頭到:‘道人走后憑借著你自己也足以完成這家族的復興了吧!不過眼前這一切如夢如幻如泡如影,因果已了,剩下的只有你好自為之了。’

  緊接著先是一片寂靜,片刻之后一團紫光浮出來。紫金色的身體,散發出強烈的光暈,使得面貌有些模糊了。隨后更是化為一道凡夫俗子難以察覺的光柱,沖霄而去。

  置身于多遠宇宙之外,靜靜立與虛空之中。站在那一條奔流不休的時光長河之畔。望著那個復雜的多重構造的世界漸行漸遠的‘三寶道人’,掃尾式地解析著那——遠不停歇地激發出無數的規則與結果的七面骰子。此時的他在一層淡淡的光籠罩之下,真令人感覺到無喜無憂。

看過《血裔騎士》的書友還喜歡

bbin网页集团 - bbin网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