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綠茵超巨星 > 050 祈禱之城

050 祈禱之城

  從中國出征墨西哥時是六月上旬,打完世少賽已經來到了七月中旬,中國國少隊在墨西哥城休整兩天之后便打道回府,此時他們不少人也是歸心似箭。

  范德希爾也將帶著團隊跟他們回國,只留下了一名教練懷斯將長期在唐鴻身邊作為他的私人教練。

  墨西哥城國際機場。

  唐鴻與孫柔來為他們送行。

  臨別之際,眾人都感慨萬千,千言萬語如鯁在喉卻又不知該說些什么。

  這不是生離死別,卻代表著他們曾經很長一段時間里并肩作戰的日子將告一段落。

  不知道下一次再見面會是何時何地,又是否還有下一次再會。

  唐鴻望著眾人微笑道:“都是男人,不必婆婆媽媽,諸位,我不祝你們一帆風順,我祝你們乘風破浪!

  與君共勉,期待下一次和你們一起踢球,不管是野球還是再次穿上相同的球衣。”

  言罷,唐鴻朝眾人微笑揮手,率先轉身離去。

  孫柔對他們叮囑了一句“別亂吃東西”之后便也跟上唐鴻的步伐離開了機場。

  率性灑脫的唐鴻令眾人又是一陣千頭萬緒閃過腦海。

  他們這輩子見過最瀟灑的人恐怕就是唐鴻了。

  從來都知道自己的目標與方向并付諸行動,從來不會被牽絆住!

  待登機之后趙寒春來到了秦銳的身邊,認真地問道:“唐鴻究竟會去哪里?法國還是葡萄牙?”

  秦銳昂起頭來思索片刻后說道:“他說兩條路,法國好走,葡萄牙難走。”

  趙寒春仔細想了想后點頭道:“是沒錯,那他會去法國?”

  秦銳搖頭。

  “他沒有告訴我確切的答案,但他說了一句話。”

  “什么話?”

  “所有好走的路都是下坡路,等意識到錯了,已經回不了頭。”

  趙寒春若有所思,振聾發聵。

  ......

  唐鴻在墨西哥城又多待了一天,然后啟程直飛葡萄牙波爾圖。

  相較于法甲蒙利彼埃缺少競爭更容易上位,唐鴻更看重布拉加有歐聯杯席位的誘惑。

  同時又因布拉加整體實力強于蒙利彼埃不止一籌,無論是隊內競爭還是外部聯賽和歐戰競爭,在這支球隊的內部壓力將是他所渴望的。

  7月19日,抵達波爾圖轉道往北很快便能夠抵達布拉加,里斯本是葡萄牙最大的城市,位于葡萄牙的西南角,而波爾圖則在北方海岸線上,波爾圖往北比鄰的就是布拉加。

  按理說這里地中海氣候已經算是非常舒適的了,但要在葡萄牙國內細分的話,北邊的氣候則不如南方沿海地區。

  在布拉加城中酒店下榻,夜晚時唐鴻站在酒店陽臺上俯瞰這座古典小城。

  他從前來過葡萄牙,但那已經是7年前了。

  彼時是為了觀看歐洲杯,因此不管各個城市都顯得熱鬧非凡,事實上葡萄牙這些年一直在走下坡路,在歐洲版圖中無論政治還是經濟都沒有話語權,比起德國與法國主導歐盟扮演大哥的角色,葡萄牙就是個跟班的小弟。

  經濟學家都已經預測過再過10-15年,葡萄牙會從中等發達國家退步到發展中國家。

  這里的經濟與德國法國對比是顯而易見的,在法國買一塊普通的面包要3歐元,但在葡萄牙非里斯本和波爾圖之外的城市,1歐元可以買兩塊。

  這個幾乎沒有重工業和制造業,靠著第三產業在緩慢發展的國家自海洋霸權喪失之后便其實一直在衰落中。

  但這換來了這里舒適的生活環境,其本身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也讓這里成為了很多歐洲富豪退休養老的優先選擇之一。

  作為葡萄牙第三大城市,布拉加一點兒都不大,要知道葡萄牙本身相較于東北面鄰國西班牙也就相當于對方一個大省而已的面積。

  城市最大的特點就是保留著不同時期的建筑風格,巴洛克,文藝復興時代,哥特式,新古典等風格的建筑縱橫交錯,隨處可見葡萄牙各大城市都不罕見的青瓷涂鴉壁畫,既有涂鴉的天馬行空,又有能工巧匠的精細。

  海岸線附近的山脈起伏,不管是布拉加還是波爾圖都建在一片丘陵地上,城中總有高低起伏的建筑群。

  不同時期興建的建筑外墻粉刷的顏色多以鮮艷亮麗為主,天藍,粉紅,橘黃等等,再加上傳統的白色與水泥灰,一眼望去至少不是千篇一律,若是有藝術細胞的游客必然也會浮想聯翩。

  唐鴻看著夜幕下靜悄悄的城市,這座人口不足20萬的城市很難有不夜城的繁華與喧囂,但城中成片綠化令這里反倒在入夜后獨到的靜謐。

  視線望向東南方,隱約可見那邊在視線盡頭是有著朦朧的建筑輪廓,那是布拉加最出名的景點,布拉加大教堂,距今差不多有一千年的歷史,絕對算得上是名勝古跡。

  但布拉加大教堂在現在還是有著特殊的意義。

  七年前唐鴻來布拉加觀看歐洲杯時,他就在人滿為患的山腳下最終望而生畏沒有上去瞻仰一番,因為一些游客是步行上山,但有些虔誠信徒卻是跪行而上!

  作為全葡萄牙歷史最為悠久的大教堂,布拉加大教堂的特殊意義在于近乎經過五百年與西班牙大主教的爭論不休,最終教皇裁定恢復了布拉加大教堂的宗教地位,這也成為了天主教徒的朝圣之地,不僅僅是葡萄牙,從西班牙,法國等地來朝圣的信徒絡繹不絕。

  也因此葡萄牙有句諺語:在波爾圖工作,在里斯本娛樂,在布拉加祈禱!

  葡萄牙三大豪門,里斯本競技,本菲卡,波爾圖,其隊徽標志與象征分別是里斯本競技:獅子。本菲卡:雄鷹。波爾圖:巨龍!

  但布拉加的隊徽卻是圣母懷抱耶穌的圖案,俱樂部根植社區,是一個地區,一座城市的文化與歷史縮影,這在歐洲很常見,尤其是像布拉加這種20年前人口還不到10萬的小城更是如此,不必多么豐富,但絕對會把他們的經典與信仰展現出來。

  要加入一支球隊,自然要對球隊扎根城市有所了解,好在布拉加還真不大,不復雜也不豐富,要真是去了蘇格蘭的格拉斯哥,要是不能搞清楚宗教信仰的沖突與矛盾,還有不同族群之間的歷史恩怨,恐怕就不僅僅是能否融入球隊那么簡單了,搞不好會成為俱樂部的公敵只能灰溜溜地逃離,這絕非危言聳聽。

  夜幕下唐鴻望向布拉加一處山坡,那里坐落著布拉加的市政體育場,當年他來這里時球場建成不久,是為歐洲杯所準備的,雖說只有四星級,但球場對于滿足這座城市的足球市場以及達到歐足聯對于歐戰要求是綽綽有余,同時這座球場也是唐鴻看來世界上在設計造詣上獨一無二的!

  從明天開始他要努力為自己能夠站在那座球場內比賽而奮斗!

  并且成為那里的主角!

看過《綠茵超巨星》的書友還喜歡

bbin网页集团 - bbin网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