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綠茵超巨星 > 031 山南水北,同進同退

031 山南水北,同進同退

  國少隊晉級世少賽八強,球員們賽后回到更衣室除了分享晉級的喜悅之外便是迅速沐浴,隨后補充營養進行賽后恢復,避免因雨戰生病。

  楊振不知道接了哪位足協大佬的道賀電話,回去的大巴車上一路樂得合不攏嘴。

  比起國足領導層的喜悅,國少隊這邊球員則是感到暈暈乎乎分不清虛幻現實。

  他們沒有生病,只是有點兒受刺激了。

  當唐鴻告訴他們贏得了這場比賽他們的三千已經變成了十一萬九千,他們面面相覷,本以為唐鴻是開個玩笑,但唐鴻顯然不想就這個問題繼續探討下去,然后他們每個人都好似心事重重。

  別說擁有超過十萬塊錢,大多數人長這么大都沒見過十萬塊錢堆成一摞是什么樣子。

  唐鴻對此并不意外卻也不放心上。

  回到酒店中休整,隊友們都在商量著錢該怎么花,似乎并沒有意識到如果他們不能常規時間內贏下接下來所有比賽,那么他們所討論的內容將沒有任何意義。

  唐鴻則繼續關注世少賽其他比賽。

  不知為何隊友們很喜歡擠在唐鴻的房間中,這讓唐鴻不勝煩擾,這幫人都是沒心沒肺外加沒臉沒皮,罵他們兩次三次都無動于衷仍然知錯不改,逼得唐鴻只能退避三舍,晚上吃過晚飯他就待在了孫柔的房間中,同樣是個標間,唐鴻坐在桌子前用孫柔的筆記本電腦看新聞。

  夏季轉會市場已經硝煙四起,歐洲從豪門到平民球隊就球員引援忙的熱火朝天。

  不關心足球的人認為足球就只是比賽才有關注度,事實上稍有熱情的球迷就知道整體足球產業鏈中的看點太多了,轉會市場則是休賽期堪比懸疑劇情大片的重頭戲。

  外出隨隊出征的孫柔穿著中國隊的運動裝,紅白相間倒也頗有幾分別樣韻味,她哼著歌回到房中,把一碗精心烹制的水果蔬菜沙拉放在了唐鴻手邊,唐鴻回頭看了眼孫柔,她自己坐在單人沙發中,小茶幾上放著一個盤子,里面有她自己炸的薯條,配上番茄醬,還有自制的酸奶,令唐鴻忍不住輕嘆一聲的是他看到了旁邊還有一個玻璃飯盒,里面是五香麻辣味鹵雞爪.....

  孫柔也不關心唐鴻在干什么,自己把IPAD放在茶幾上看電視劇,然后隨手捏起一根薯條沾沾番茄醬放進嘴里,隔一段時間再用筷子夾起來一塊雞爪放嘴里。

  鹵雞爪被她剃掉了骨頭,倒是很方便,都不用吐骨頭,吃著喝著,津津有味地看電視,她的悠閑仿佛世界末日也與她無關。

  唐鴻用叉子吃起了她做的水果蔬菜沙拉,待他吃完了之后,他擦擦嘴看看時間,不早了,該回去休息了。

  他扭頭對孫柔說道:“世少賽結束,你就回家吧,回去和媽一起住,最好能再去上學,我認為對你是一件好事。”

  孫柔正喝著酸奶,嘴巴邊上都沾了些,聽到唐鴻的話柳眉倒豎,生硬地問:“你干什么去?”

  唐鴻誠實地說道:“去歐洲,哪個國家沒定。”

  “不回家了?”

  “不回。”

  “那我也不回。”

  她從來都不是一個會說狠話的女孩,但她好像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被唐鴻影響了,不會輕易做決定,但說出去的話基本上也沒有收回去過的。

  唐鴻沉默,心中在權衡。

  孫柔卻道:“你如果不回家,很多人會擔心你的,尤其是媽媽。”

  唐鴻聞言愣了片刻,隨后輕嘆一聲,他把筆記本電腦屏幕挪向孫柔,說:“你知道他是誰嗎?”

  孫柔看到網頁中一張照片里的年輕男人,搖搖頭。

  唐鴻對她說道:“他叫塞爾吉奧-阿圭羅,他剛剛從西班牙的馬德里競技轉會英格蘭的曼城俱樂部。

  他在三個星期前剛剛23歲。

  他15歲在阿根廷甲級聯賽登場亮相。

  18歲轉會西班牙馬德里競技征戰西班牙甲級聯賽。

  5年之后從西甲轉戰英超。”

  言罷,唐鴻又操作了一番電腦,一個新的網頁讓孫柔過目,網頁里有一張照片,說:“他叫哈維爾-帕斯托雷,17歲征戰阿根廷乙級聯賽,18歲征戰阿根廷甲級聯賽,19歲轉會意大利甲級聯賽俱樂部巴勒莫,現在他22歲,馬上要去法國的巴黎圣日耳曼。

  孫柔,我必須去歐洲,我沒有時間了,實際上我已經落后給很多同齡人,今年夏天踏上職業賽場和明年夏天踏上職業賽場的區別短期內看起來不大,實際上放長遠則是天差地別!

  家人應該是支持我追尋夢想的堅強后盾,而不是......”

  下面的話唐鴻猶豫了一下還是沒說,他只是希望孫柔理解他的決定,而并不指望有多少人會鼎力相助。

  從他三歲再次將球顛起來那一刻,他這一腔孤勇已然走過了十幾個酷暑與寒冬。

  至于三個月后就會年滿18歲,唐鴻內心的危機感也越發沉重。

  他曾經對武藤嘉紀說過他要超越的目標在亞洲只有一人,那就是未來的亞洲天王孫興慜。

  而孫興慜16歲進入漢堡青訓,18歲登陸德甲,現在才馬上19歲。

  在年齡段的賽道上,唐鴻并沒有被他甩開太遠。

  但是職業足球是不分年齡段的,當他踏上職業賽場那一刻,他所面對的對手也不再是有年齡限制的,很多對手都是跑在他前面,而那些人甩開他的距離就很遠。

  他必須盡快地加速,縮小與他們的距離。

  孫柔恢復常色,然后又望向了IPAD,隨口道:“那你就去吧。”

  唐鴻表情無奈,他又不是在征求孫柔的同意,他肯定要去歐洲。

  “那你呢?”

  “我跟你一起去。”

  “我還不知道具體會去哪里,環境肯定是陌生的,沒有朋友,沒有家人,假如不是英語系的國家,語言還會不通,你連電視新聞都會聽不懂,節目也看不明白,生活會有很大很大的不方便。”

  “哦,我跟你一起去。”

  唐鴻欲言又止,最終放棄了。

  當初他退學,她緊跟著也退學時也是這幅樣子,什么道理都聽明白了,但就是這般風輕云淡地宣布了最終結果。

  唐鴻關掉筆記本電腦,叮囑她一句早點休息便起身離去。

  孫柔望著唐鴻的背影忽而眼神柔和,待房門關上,她自言自語道:“山南水北,我一定會陪你去。”

  她神情忽而一松,仿佛立馬忘掉了之前發生的對話,興致勃勃地繼續看IPAD。

  身邊能夠影響到他的可不只是唐鴻這一個人,唐鴻身邊這個環境雖說多數時候都是正經認真地努力,但一幫男孩子閑下來吊兒郎當的并不少。

  孫柔看看玻璃飯盒中還有一半的雞爪,舔舔嘴唇笑瞇瞇道:“月亮睡了你不睡,吃個雞爪開開胃。”

  反正唐鴻對她很多行為已經深惡痛絕,也不差再多一條兩條了。

  只是一年多以前聽到孫柔模仿羅宏楷說話方式之后,唐鴻抓了羅宏楷壯丁,讓他陪練過人技術,把羅宏楷晃得頭暈眼花外加雙腿打顫......

  羅宏楷事后仍然一頭霧水,只當隊長想要錘煉他的防守。

看過《綠茵超巨星》的書友還喜歡

bbin网页集团 - bbin网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