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綠茵超巨星 > 017 買自己贏!

017 買自己贏!

  中國國少隊從上海出發飛往墨西哥的墨西哥城,隨后輾轉前往墨西哥北部的拖雷翁市,他們的世少賽首場比賽就將在這座城市進行。

  他們抵達拖雷翁時恰好是一天中最熱的下午,橫跨大洲晝夜飛行的舟車勞頓令人感到身心俱疲,本應涼爽的天氣偏偏今天沒有風。

  趙寒春拉著自己的行李箱抬頭望望澄凈的天空,用手給自己扇扇風,皺眉道:“這個天氣挺尷尬的,不開空調又熱,開空調的話還得去買一臺。”

  平日里都會對他的冷笑話做出反應的眾人都沒心思去回應他。

  這讓趙寒春自討沒趣。

  國少隊在酒店中下榻,出門在外自然要合住一個房間,唐鴻與秦銳一個房間,這在很久以前已經是慣例了。

  孫柔自己住一間房,她不但不嬌氣,而且在酒店中放好了行李便帶著三個廚師去酒店廚房忙活起來。

  唐鴻在房間內洗了個澡出來打算休息一下,卻見到秦銳只穿著短褲在房間內做平板支撐,汗水已經順著下巴在滴向地板,顯然已經開始了不短的時間。

  唐鴻見怪不怪,繞過秦銳躺在床上閉目休息。

  他跟秦銳不同,即便兩人過去幾年的訓練都是千錘百煉,但秦銳因為在場上會有更多的急停急轉,這是盤帶控球變向所必須的,因此他要保持身體的柔韌性,該休息的時候就要確保身體沒有超負荷,而秦銳則要更強地錘煉自己的身體對抗,對靈活的要求不能說低,卻絕對沒有唐鴻高。

  躺在床上的唐鴻忽然嘴角揚起一抹微笑,在坐飛機離開上海之前,唐鴻接到了白慕的電話,兩人在電話中聊天的內容并不多。

  白慕告訴唐鴻她會去國外讀研深造,在結束通話之前,她問了唐鴻一個問題,是否對她有特別的感覺。

  唐鴻給她的回答令她沉默許久,最終唐鴻率先掛了電話。

  “在看到你的第一眼時,我就想到了兩個字,要命!”

  房間內的電話響了起來,唐鴻睜開雙眼,表情變得淡然。

  他與白慕已經走在了兩條延伸向不同方向的線路上,他不會去想關于兩人的未來,所謂的英雄救美只是不愿見到她受苦,僅此而已。

  心猿歸林,意馬有韁!

  拋下一切雜念,他將繼續專注于自己的夢想。

  國少隊在墨西哥拖雷翁開始了世少賽的備戰工作,訓練強度延續著出征前的節奏,并不會讓球員們感到疲憊,晚上球員們也會放松一下結伴去外面逛逛。

  距離世少賽開幕還有四天,中國隊的比賽會在開幕之后的第二天下午三點進行。

  晚上大家酒店外的草坪上吹涼風時,趙寒春仍舊在吐沫橫飛地搞氣氛。

  “誰都知道細嚼慢咽對身體有好處,我就想嘗一下這墨西哥的傳統餡餅,結果坐在店里吃的時候細嚼慢咽,當時我就覺得店主對我很不友好,看我的眼神像是在說:不想吃就滾出去!”

  隊友們在隨意地聊天,唐鴻則坐在孫柔身邊,他手里拿著IPAD看資料,孫柔手里也拿著IPAD,卻是在看連續劇,手邊放著自己做的水果奶昔,還有布丁等零食。

  出門在外,唐鴻只是不希望孫柔感到孤獨,因此會更靠近她,而孫柔在唐鴻身邊話雖不多,卻在唐鴻眼中做著很多讓他深惡痛絕的事情。

  看無聊的電視劇,零食從不忌口,偶爾還會吃垃圾食品和熬夜。

  不過他卻也算不上忍受,反倒覺得一切理所當然,只要孫柔自在開心就好,其他的無所謂。

  羅宏楷忽然湊到了唐鴻身邊,先看了眼唐鴻平板電腦中的資料內容,發現是對手新西蘭的球員信息,羅宏楷裝模作樣地問道:“唐鴻,我們首戰的對手厲害不厲害?有沒有那種像你一樣看起來不咋地一碰球就暴走變身的家伙?”

  唐鴻仰天長嘆。

  “我是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忍了你這么多年,不說了,讓我去找找我的殺豬刀。”

  羅宏楷趕忙將要從座位上站起來的唐鴻按下去,孫柔朝羅宏楷瞪了眼。

  “隊長,我是有事找你,嘿嘿。”

  唐鴻看著他說道:“當你看起來有點兒正經的樣子跟我說話時,我就知道你有事,有屁快放!”

  羅宏楷搓搓手,低聲道:“咱們這不是在國外么,馬上要踢比賽了,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我們去買彩票吧!”

  說完羅宏楷還對唐鴻擠眉弄眼有所暗示。

  唐鴻瞬間明白過來,還沒說話,劉韜已經扯了一嗓子!

  “羅宏楷居然想錢想瘋了!他要買彩票!”

  這一下眾人注意力都被吸引過來。

  顯然其他人比劉韜要腦子轉得快一些,趙寒春就湊過來直接說道:“我出三千!”

  正好一個月工資!

  劉韜滿面愕然地望著趙寒春,問道:“你也瘋了?”

  趙寒春哈哈大笑道:“這么好的發財機會怎么能錯過呢?”

  不過他轉念一想,也和羅宏楷一樣半蹲在了唐鴻身邊,舔著臉道:“隊長,幫幫忙吧。”

  這群沒成年的孩子,能把這件事做成的只有唐鴻。

  但是唐鴻很糾結。

  連張彬逸都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之后,他給還沒轉過彎來的劉韜低聲解釋了一番。

  劉韜當即勃然大怒。

  “你們還有沒有半點兒羞恥心!居然要賭球!難道你們要買自己輸嗎?”

  眾人都一臉怪異地望向劉韜,唐鴻哀嘆道:“劉韜,雖然買自己輸最穩,可我們為什么不買自己贏?你是有多沒自信啊!”

  劉韜這才反應過來。

  原來是買自己贏啊!

  也難怪他第一反應是這幫人謀劃著買自己輸,中國足壇歷來的假球案不都是自己買自己輸嗎?

  羅宏楷立即組織人手,趙寒春煽動人群,就連向來不參與足球之外集體活動的秦銳都豎起耳朵在一旁聆聽。

  他可不像趙寒春那般能夠一下子把三千塊錢拿出來,除非讓他明白有多大利益,以及究竟該怎么操作。

  很快內部意見統一,每人三千人民幣,唐鴻說道:“六萬六,折合成歐元也沒多少本錢,不過反正就是娛樂也算是夠了。”

  羅宏楷蹙眉道:“你數學退步這么多?23個人,明明是六萬九!”

  唐鴻理所當然道:“我不參與。”

  趙寒春堅定地說道:“你必須參與!你不參與出了事誰背鍋?”

  唐鴻怒吼道:“老子的刀呢?”

  眾人連忙壓住唐鴻,示意他消消火,然后眼巴巴地瞅著他,看得出來他們都是這個意思。

  這是被集體出賣了啊!

  孫柔在一旁還偷笑,眼神揶揄。

  唐鴻頓時有些心灰意冷,沒想到自己人緣這么差。

  他站起身說道:“我去找范德希爾,你們在這里等著。”

  羅宏楷當即抱住唐鴻的腰,雙腿來了招老樹盤根圈住了唐鴻的雙腿,哀求道:“隊長,你不想就算了,但也沒必要把我們全賣了啊,我錯了!”

  眼見其他人要一擁而上控制住唐鴻,孫柔快樂翻了,唐鴻又大吼一聲。

  “都滾蛋!我說了這事我辦不了,我去問問范德希爾,讓他幫我們,你們要讓我背鍋,我認了,23人,六萬九,掏錢吧!”

  羅宏楷仰望著唐鴻,眨巴眨巴眼睛,見唐鴻不是開玩笑,立即放開唐鴻,站起身來拍拍身上的灰塵,對著唐鴻微笑道:“你牛你牛你最牛,踩著板凳上月球!”

  敢讓主教練幫全隊去下注買球的,恐怕全世界也找不到第二個了!

  其他人望著唐鴻的背影充滿了敬意。

  唐鴻回酒店找到范德希爾,把事情簡單一說,范德希爾愣了愣,隨后問道:“雖然你們不能直接買,但你找人幫忙買沒什么問題啊,你為什么找我?”

  唐鴻揉揉太陽穴苦惱地說道:“我如果告訴你,我全家以及沾親帶故的親朋好友都已經全部上了世界各地博彩公司的黑名單,你信不信?”

  范德希爾皺眉欲言又止,最終嘆道:“好吧,我信,在你身上,沒什么不能發生的,這個忙我可以找朋友來做,我反正也不能參與,但要給朋友一些回報,盈利的5%吧,可以我就找荷蘭的朋友來做。”

  唐鴻并不在意這些細節,扭身離開時,范德希爾又問道:“雖然我相信你剛才說的,但你能不能告訴我具體原因呢?”

  如果不是有著四年的師徒情誼,唐鴻恐怕還真不會說。

  “如果你能在2000年歐洲杯,2002年世界杯,2004年歐洲杯,2006年世界杯幾乎全部命中淘汰賽最后階段的賽果,甚至是比分,你覺得博彩公司還會允許你繼續玩嗎?”

  范德希爾想了想后又問道:“四屆大賽?2008年歐洲杯呢?”

  唐鴻搖頭道:“2006年世界杯決賽之后所有與我家庭有社交聯系的賬戶都永久地上了黑名單。”

  “世界各地博彩公司那么多......”

  “2004年之后歐洲就啟動全面封殺,我說的2006年之后是亞洲和歐洲之外其他地區。”

  范德希爾瞠目結舌,雖然有些匪夷所思,卻還是沒有再問什么。

  唐鴻輕聲一嘆,轉身走了。

  現如今國內報道新星集團傳奇董事長何竹清是擺地攤白手起家,卻沒有多少人知道擺地攤賺來的錢是怎么在國外翻了上百倍!

  而由國外離岸金融中心注冊的公司將這些錢合法轉回國內成為創業的資本。

看過《綠茵超巨星》的書友還喜歡

bbin网页集团 - bbin网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