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綠茵超巨星 > 010 出征之前

010 出征之前

  唐鴻坐在別墅一樓貼墻擺放的歐式沙發上看手機里的視頻,他在等孫柔,碎片時間他總會看一些世界各地聯賽中球員在比賽中假動作過人的視頻,思考假動作使用的環境,時機,對手的反應,過人之后的選擇,假設自己是主人翁會怎么做,是否有更好的選擇,或是直接放棄過人。

  趙寒春對張彬逸有句話說的沒錯,足球技藝往往都是熟能生巧。

  基本上能夠出現在職業賽場上的假動作過人唐鴻都會,而他還會更多不會出現在職業賽場上的花式技巧。

  畢竟他反復訓練是有上輩子加這輩子差不多25年時間!

  這輩子比其他人更早地熟悉球感,不需要摸索,相當于走了一條捷徑,即便如此,他仍舊不敢懈怠。

  范德希爾對他的影響很大,真正地幫助他將足球技巧結合在實用中,有些不可能在職業賽場上使用的花式動作,他也已經很久不曾磨練過,畢竟他的時間和精力是有限的。

  原本是等孫柔下樓,沒想到邁巴赫停在了門外,唐鴻神色露出幾分訝然,隨后收起手機迎了上去。

  開門下車的何竹清一身束腰時尚白色連衣裙,手拿著一個黑色手袋,神情帶有幾分刻意擺出的冷淡走了進來。

  “媽,我正準備和孫柔一起回家,你怎么過來了?”

  何竹清路過唐鴻身邊徑直走到沙發坐下來,隨后雙臂環胸昂著頭仰視唐鴻,沉聲道:“說吧,你這次要去日本干什么?別告訴我又是去踢球!

  以前你去踢球,我就當你是鍛煉身體外加娛樂。

  但你初中畢業就退學了實在讓我想不到,本以為你鬧騰一年也該清醒過來,可你看看你這兩三年都干了些什么!

  組建球隊的事情在公確實對公司有幫助,但你現在鐵了心什么正事都不干,一門心思就是踢足球,你已經玩物喪志了,你知道嗎?

  好,我就當足球是無法割舍掉的興趣愛好,來之前我也做了些功課,法國,英國,西班牙,意大利,德國,這是歐洲足球最棒的國家了吧?

  你說一個球隊的名字,媽買給你,讓你去管理,讓你明白就算是興趣愛好,你也還是要去學點兒知識才能登堂入室的!”

  唐鴻輕嘆一聲,別過臉去不想和母親討論這個話題。

  恰在此時孫柔從樓上下來,腳步輕快,今天特意梳妝打扮過,同樣一身休閑裝的她見到何竹清便歡呼一聲小跑過去撲入何竹清懷中。

  “媽媽,你怎么來了?我和唐鴻正準備回去看你呢。”

  何竹清愛憐地摸摸孫柔的腦袋,然后孫柔就緊挨著何竹清坐下。

  何竹清見到唐鴻剛才嘆氣后擺出無奈的表情,蹙眉道:“你嘆什么氣?難道我現在還不夠尊重你的選擇嗎?

  你要玩足球,好,我給你組建俱樂部,你要是嫌棄這是小打小鬧,行,你說個球隊的名字,我還是會買給你,難道你去管理,經營一支球隊還不滿足,非要自己去踢球嗎?

  我始終沒想明白你到底要干什么,這是你的叛逆期嗎?”

  唐鴻看著孫柔在一旁一臉鄭重之色頻繁點頭的模樣直接翻了個白眼,也不知道她在認同附和什么。

  又嘆了口氣,唐鴻知道這兩年他和家里關系緊張,尤其是和母親關系緊張的主要原因就在踢球這件事上,連帶著孫柔也對他冷淡了許多,似乎是在幫何竹清出氣。

  雖然孫柔不是何竹清親生的,但正如何竹清第一次見才6歲的孫柔所說的。

  剛剛失去雙親的孫柔淚流滿面地問何竹清:“收養是什么意思?”

  何竹清將她抱在懷中輕晃著說:“收養的意思就是,你不是媽媽懷在肚子里的,而是心里。”

  過去這十年中,生活上的關愛,何竹清對孫柔的投入要絕對遠超對唐鴻,但要說孫柔的立場,恐怕何竹清還真拿這個干女兒也沒轍,唐鴻退學,孫柔也直接不上學了!

  唐鴻被母親數落半天,最終鄭重地說道:“媽,我只想正式的說最后一次,你希望我去學習,去深造,將來去干更多,更大的事業,不管是繼承家業還是自立門戶,你們的期待我都明白。

  但你們從始至終沒明白一件事,你們所期望我所做的事情,過去十年我已經做完了!

  現在我只想做自己想做并且喜歡的事情!”

  孫柔始終凝視著唐鴻,她了解唐鴻是個很有主見的人,他要做的事情,沒有人可以令他回心轉意,即便是父母也不行!

  何竹清有些頭疼,唐鴻的話令她無法反駁。

  不管外界是如何看待新星集團,但她和家人都清楚如果沒有唐鴻,不會有今天的家業。

  她揉揉太陽穴,表情變換很快,苦惱,憂愁,最終收起愁緒,扭頭對孫柔微笑道:“算了,今天先放過這個臭小子,走吧,跟媽媽去逛街,你比去年又長高了些,夏天到了要買新衣服了,媽媽給你當參謀。”

  “不要新衣服,我學了兩道菜,今天要回家做給媽媽嘗嘗。”

  唐鴻知道今天又要被老媽給糊弄過去,說不定過段時間,相似的談話又會發生。

  他自嘲一笑。

  女人就像是一首詩,你不能跟一首詩講道理。

  休息這天唐鴻都會帶著孫柔回家陪母親,不管是在家吃頓飯還是去郊外踏青或去游樂場,終歸是他自退學后雷打不動的慣例。

  何竹清把車鑰匙丟給了唐鴻,她和孫柔坐在了車后座,唐鴻雖然沒有駕照,但他從14歲開始就能開車,起初把父母嚇個半死,就差動手把他屁股打開花,后來發現他車技令人很放心,當然不是去路上競速漂移,唐鴻開車反倒比普通人都謹小慎微,從不違反交規,而且還主動禮讓行人。

  沒有人知道唐鴻珍惜生命的覺悟有多高!

  剛開車掉頭,何竹清對唐鴻說道:“你爸說等君遙和夢霄放假......”

  她話沒說完,唐鴻便打斷了她。

  “別提我爸,我沒興趣知道他干什么,他想干什么隨他的便,與我無關,也別拉上我。”

  “唐鴻,他終歸是你老子!”

  “我沒說他不是,就當我們生活在不同的地方無法聯系。”

  何竹清無奈一嘆,孫柔安慰似得靠在她肩頭握住她的手。

  三年前,唐鴻與父親唐明輝吵了天崩地裂的一架之后便大有老死不相往來的架勢。

  ......

  距離出征日本只剩下兩天時間,楊振帶著國少隊的領隊又來到了天海,當他們見到訓練場上刻苦訓練的球隊,頓時感覺眼前一亮。

  這大半個月時間雖然不算長,可那些留在這里的國少隊球員似乎都有些微妙的轉變,很難細說是氣質還是精神狀態,總之他們看起來斗志高昂令人充滿期待。

  出征前一天球隊放假,該回家跟家人交待一番的都提前離去,唐鴻早上帶著孫柔回家陪母親,中午吃了飯稍作休息,下午從家中騎著一輛寶馬摩托車前往市內一家他常去的健身館。

  在健身館內換了背心和短褲,他沒有去器械區或去游泳館,而是來到了健身館一間獨立的健身室,這里是健身館私教教自由搏擊的課室。

  唐鴻走進去后便靠著墻,饒有興致地看著形體健美的年輕女私教教導兩個看樣子應該是初中年紀的女孩打拳。

  唐鴻雖然一心撲在足球上,但他在平時訓練時會穿插多種多樣的運動,像在他自家訓練基地里面,游泳是最常見的,每個星期打一場籃球賽,半個月打打一局網球,排球,每個月一次戶外登山運動,一次騎自行車繞城,還有在這健身房中打拳,一個月來兩次,每次只有兩個小時。

  不同的運動能夠鍛煉他的身體協調性和柔韌性,同樣能夠提升他的身體素質,而有一些益處是單純的足球訓練無法帶來的。

  這是來自范德希爾的建議,他說這是阿賈克斯青訓營會鼓勵球員們業余時間去做的事情,不要只拘泥于足球訓練,應該多參加其他運動。

  但主要肯定還是以足球訓練為主。

  女私教秀麗動人,即便無法說是人間絕色,但唐鴻迄今為止還沒有見過第二個能比她驚艷的美女,中長的馬尾辮在身后晃蕩,著實令人心神蕩漾。

  唐鴻也不知道自己見色起意還是蓄謀已久,反正過去一年時間里他自從報了這個私教課便從未曠課過,這個月除外,畢竟有特殊情況。

  他不知道的是想要報名這個女私教課程的人多如繁星,但她始終只收15歲以下的學生,也不知道唐鴻是不是去年臨近16歲踩線報名成功,還是她網開一面,只是唐鴻也從未想過為何每次來這里見到的都是她在教導女學生,而從未見過除自己之外的男學生。

  兩名女學員累得筋疲力盡,坐在墻邊的凳子上喝口水休息。

  “白慕,這個月有事,缺席了一堂課。”

  唐鴻言罷,卻見白慕也去拿起一瓶水喝了口,清美的容顏不見任何情感波動,似是毫不在意,她有著類似秦銳表現出的冷漠,拒人千里。

  “沒關系,損失是你的。”

看過《綠茵超巨星》的書友還喜歡

bbin网页集团 - bbin网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