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綠茵超巨星 > 009 新星集團

009 新星集團

  只用了三天時間,范德希爾便淘汰了一批球員,國少隊最終留下來的球員有10人,也算是不偏不倚。

  天海新星這邊會有13人一同成為出征世少賽大名單的人選。

  而主力陣容也基本上敲定,天海新星與國少隊取長補短,基本上是各出一半人馬湊成了全新的主力陣容。

  時間已經來到五月,新國少隊的訓練有條不紊,不管一開始有多少人跟不上團隊的訓練強度,過了一段時間之后都逐步適應了,在團隊中處于落后位置的人本身會激發出更強的動力,都是年輕人自然不愿被人甩在身后。

  劉韜自從去市里辦事回來之后就開始有些不正常,訓練不耽誤,但在休息時就會時不時走神發呆,看表情似乎是黯然神傷。

  羅宏楷追問之下便讓劉韜吐露心事,原來是那天去市里給趙添沖了張上網卡然后去了市三中想要給正在上高中的女朋友一個驚喜,結果卻發現女朋友與其他男生出雙入對,吃飯時玩鬧的樣子分明就是打情罵俏,這還是大庭廣眾之下,天知道沒人的時候這一對會浪成什么樣。

  劉韜驚喜沒送出去,自己遭了晴天霹靂,別看他人高馬大是個硬漢,只瞧他房間里那一堆二次元動漫少女的海報就知道心思細膩有顆柔軟的心靈。

  夜里也不知道哭濕了多少個枕頭,本想著時間能夠沖淡一切,可鬼使神差地就會想起來傷心事,消沉倒是不至于,可少不了被分心。

  天海新星不管訓練還是比賽,持續十天之后必然有一天假期,即便球員還想繼續訓練,教練也不答應,終歸也要讓教練們去過一過私生活。

  假期前一天晚上,大家沒有再去多功能健身館,在別墅前的草坪上席地而坐閑聊天,唐鴻躺在長椅上拿著IPAD不停敲擊虛擬鍵盤,顯而易見是在跟人聊天。

  羅宏楷湊到他身邊,神色曖昧地笑道:“你說要去日本,我就知道你肯定跟那個日本花姑娘打得火熱,她叫什么名字來著?好像名字里也有個海字。”

  “成海友美!”

  趙寒春朗聲道。

  唐鴻扭頭望向毫不掩飾看他與人聊天內容的羅宏楷,鄙夷道:“劉韜讓你保密,你倒好,搞得人盡皆知,你們呀,如果有一天我被人背后捅刀子,我一點兒都不驚訝!”

  羅宏楷毫無愧色,瞥了眼拿著紙巾擦鼻涕顯然剛才又哭了一會兒的劉韜,說:“我只是希望大家一起來幫助他,自從我搬到和他一個房間,他哭就哭吧,還不睡覺,唉!

  月亮睡了他不睡,頭發掉到我心碎!”

  國少隊留下了10個人,房間卻沒那么多,過去的單間變成了雙人間,天海新星資歷老的球員都深明大義,主動把房間讓出來去找人住一起。

  當然,他們沒興趣跟國少隊的球員合住,自然找自己熟悉的朋友擠一擠。

  羅宏楷就搬去了劉韜那里。

  劉韜紅著雙眼對羅宏楷咆哮道:“你有什么資格開導我?你連對象都沒談過!知道心動是什么樣的感覺嗎?知道女孩子害羞是什么樣子嗎?”

  周圍的人都驚呆了,特別是新來的人,生怕見證天海新星主力之間的內訌。

  羅宏楷卻擺擺手輕描淡寫道:“初戀無限好,只是掛得早。

  我怎么沒談過戀愛?

  和前任分手的時候,白天倒還好,可一到晚上就抑制不住內心的感情,一個人蒙在被子里面偷偷的......笑了起來。

  我真服了你,你每個月掙的錢都花在前任的身上,最后她跟別人跑了,她完全不了解你的付出啊,這種人你還要為她掉眼淚?

  這樣的女孩有什么好的?

  花錢像拉稀一樣快,賺錢像吃屎一樣難!”

  劉韜又哭了,可能羅宏楷說到他心坎里去了!

  他家庭條件不錯,但家里知道他每個月能掙三千塊錢就沒再給過他零花錢,他每個月把這些錢也基本上都用在了前任和動漫手辦上面。

  唐鴻有點兒看不下去,撇嘴道:“人家分明沒把你當回事,你卻深情似海,神經病。”

  劉韜望著唐鴻更加委屈了。

  趙寒春過去摟住劉韜,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們唐隊的風格,當年在初中的時候就風靡萬千少女,多少人給他遞情書?最可恨的是偷偷拍他如果相片里有別人,肯定要把旁邊的人給剪掉!

  但她們最終都被咱們唐隊的六字真言給拒之門外。”

  唐鴻長相偏斯文,但平日里較為冷酷,外加穿衣打扮時尚,待人接物更是少年老成,吸引少女再正常不過。

  張彬逸湊過來好奇地問道:“什么六字真言?”

  趙寒春裝模作樣地用深沉的表情說:“別愛我,沒結果。”

  張彬逸目瞪口呆,羅宏楷待在唐鴻身邊就沒離開過,大笑道:“當然不能有結果,誰不知道那些姑娘就是饞我們唐隊的身子!”

  唐鴻忽然將IPAD舉起來在羅宏楷面前,羅宏楷對話框中寫著一行字。

  你不會希望我們去日本和墨西哥的時候把你丟在家里的!

  “這每一個字都是我豎著中指一個一個敲出來的!”

  羅宏楷訕笑兩聲后連忙跑開。

  唐鴻收起IPAD扭頭對還沉浸在憂傷中的劉韜嘆道:“劉韜,我只說一次,聽不聽在你,愛你的人,你皺了眉,她都會心疼,不愛你的人,你上吊了她都覺得你是在蕩秋千!”

  劉韜神情呆滯,旋即陷入了沉思之中。

  “鼓掌!”

  趙寒春又開始帶頭起哄了。

  唐鴻輕嘆一聲,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才能長大。

  接下來一群男生湊在一起就在聊妹子,這個年齡自然對異性有幻想,不管是對美好愛情的憧憬還是單純的沖動,終歸不可能是一潭死水波瀾不興。

  在唐鴻走回別墅之前,他聽到了趙寒春夸張地大喊大叫。

  “你們是不是瘋了!找對象還能要求那么多?我的擇偶標準只有三個字:求你了!”

  哈哈哈!

  在眾人也準備回去休息時,見到了從多功能健身館走回來的秦銳,他還是如往常般冷漠,身上的背心已經徹底濕透,很多人見到他這般模樣都有些自慚形穢。

  秦銳,一個沒有傘的孩子,除了奮力奔跑,別無選擇。

  .......

  翌日清晨,球員們都起了個大早,風卷殘云般吃過早餐便回房收拾打扮一番,今天羅宏楷,趙寒春他們帶隊去市里逛一逛,唐鴻不參加,秦銳也不去,剩下21個人還真不怕他們出什么事,就怕他們惹是生非捅婁子!

  唐鴻也回房換上了一身前衛時尚的休閑裝,戴上太陽鏡和手表,下樓在大廳等人。

  趙寒春他們已經快要走出這別墅區了,忽然見到一輛亮黑色的邁巴赫開進來,羅宏楷連忙拉著眾人退到路邊,并且神情謙卑地微微躬身,新來的國少隊球員一頭霧水,最讓他們感到意外的是邁巴赫停在了趙寒春的面前。

  車窗落下,一位長相清麗烏發盤起的女人神色溫和地對趙寒春問道:“寒春,你們要出門嗎?唐鴻呢?”

  趙寒春前所未有的表情認真,恭敬地彎腰說道:“何阿姨,唐鴻在家呢,我們出去轉轉,來了些外地的小伙伴。”

  “哦,你們注意安全。”

  言罷,這位何阿姨便開車進去了。

  呼!

  羅宏楷,劉韜,趙寒春等人紛紛如釋重負。

  張彬逸不解地問道:“她是誰啊?你們怎么這幅樣子?她很可怕嗎?”

  趙寒春探頭看著邁巴赫過了小區內的路口拐角才對眾人揮揮手,示意加快腳步離去,隨后才對那些新來的人說道:“你們難道就沒有好奇過一件事?”

  “什么事?”

  “唐鴻家里是干什么的?得有多大家產才能肆無忌憚地在足球上砸錢!吃的,住的,用的每一樣東西,哪樣不要錢?”

  那些新來的人頓時后知后覺地陷入了深思。

  張彬逸揣測道:“剛才的何阿姨,難道是?”

  “她是唐鴻的老媽,何竹清,告訴你們這些是不希望你們沒大沒小惹了麻煩收不了場。

  你們也一定很好奇,為什么我們的俱樂部叫天海新星,因為這支球隊的擁有者就是新星集團,何阿姨就是新星集團的董事長,呃,給你們說明白點兒,新星集團就是唐鴻家的,資產具體有多少我不知道,反正肯定是數字加上后面以百億計的單位。”

  “哇!唐鴻是富二代啊!”

  眾人紛紛驚嘆不已。

  不過趙寒春卻搖搖頭道:“唐鴻嚴格來說不算富二代,他家至少十幾年前也就是個很普通的家庭。”

  跟唐鴻認識最久的趙寒春簡單的把新星集團發跡史給他們講了講。

  唐鴻四五歲的時候就陪老媽去擺地攤,那時何竹清白天還要去上班,晚上和唐鴻一起擺攤。

  那是2000年之前的事情。

  到了2000年之后何竹清投身餐飲業,打造了天海最出名的自助餐連鎖,還有現在仍舊在天海有口皆碑的品牌火鍋店。

  2004年之后成立新星地產開始進軍地產業。

  2008年年初成立新星集團進軍金融,互聯網,各行各業的實體投資,其中2008年做空美股令新星集團一戰成名。

  今時今日,新星集團放眼全省已經是規模和資產最大的民營企業。

  趙寒春講述出來的事跡基本上都是對的,遺漏和有失偏頗的地方是外人并不知道從夜市擺攤開始,進貨商品選擇,銷售價格,地點,促銷宣傳,都是唐鴻一手策劃。

  也很少有人知道2000年的時候唐鴻一家曾經出過國,并且后來納入新星集團旗下的一家海外公司是何竹清名下最早成立的一間公司,注冊在金融離岸中心,而何竹清2000年后投入餐飲業的資金來源于那家公司,并且當時餐飲戰略線路也是唐鴻幕后制定。

  從地產業轉型到集團多元化的蛻變同樣是唐鴻立場堅定要求何竹清做出的決定!

  轟動金融業的做空美股輝煌戰績,何竹清壓上了當時近乎所有資產,勇氣來自于唐鴻,只因唐鴻一句話:大不了我們重頭再來!

  而自那之后,唐鴻基本上不再關心新星集團的運作與發展,一心一意投身在綠茵場。

  趙寒春給眾人簡單介紹過之后便摟著張彬逸喟然道:“明白了嗎?唐鴻就是那種讓我們羨慕嫉妒恨,如果他不努力就只能回家繼承百億家產的人。”

  張彬逸卻說了一句令所有人振聾發聵的話。

  “可他現在卻比所有人都更加努力,他對足球的熱愛猶如信仰!”

看過《綠茵超巨星》的書友還喜歡

bbin网页集团 - bbin网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