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綠茵超巨星 > 004 半路有人消失,半路有人加入

004 半路有人消失,半路有人加入

  張彬逸從不認為訓練是一件很苦的事情,但在天海新星訓練的第一天他感覺到了自己似乎跟唐鴻他們是兩個世界的人。

  范德希爾主持訓練會親身參與,雖然不會與球員做等量的訓練內容,卻會警惕每一個可能掉隊松懈的人。

  訓練內容并沒什么令張彬逸感到別出心裁的,畢竟現在這個資訊發達的時代,訓練方式方法幾乎沒有秘密可言,中國足球參照國外的訓練內容也早有先河。

  只不過中午訓練結束時,張彬逸則已經有些兩腿發顫,身子骨感到快散架了!

  訓練節奏太快了!

  隊友們卻顯得游刃有余,而他們顯然比張彬逸出了更多的汗。

  稍作休息之后便是午飯時間,比早餐豐盛百倍的午餐卻讓張彬逸毫無胃口,他的身體狀態仍舊沒有緩過來。

  只從訓練內容與質量來看,他能夠完全理解身邊這些同齡人為何能夠實力凌駕在他之上。

  教練組也加入到了午餐行列,劉韜還未回來,唐鴻知道劉韜在以前上學的三中有女朋友,所以也是順道讓他去辦事的同時能夠跟女朋友獨處一個中午,趙添則還沒有醒來,不知道他昨晚到底是幾點睡下,或者說熬了一個通宵?

  網絡游戲害人不淺啊。

  廚師并不會加入到他們的用餐行列中,生怕這群人突然胃口大開又要加餐,于是都會等球員和教練用餐結束再吃飯。

  孫柔站在廚房門口看著唐鴻跟平日差不多的飯量,把她親手燉的牛肉吃了不少,她轉過身回了廚房,卻暗地里嘴角上翹。

  吃過飯大家自己收拾好餐桌,然后便回房午休。

  這棟別墅有四層,一層就是餐廳,廚房,還有一個家庭影院,二樓和三樓是球員們休息的房間,每人一個小單間,在隊內資歷最老的幾個球員分到的房間則比較大,四樓是禁區,倒不是唐鴻不愿意讓其他人上來,他自己倒是無所謂,關鍵是孫柔也住在四樓。

  唐鴻的臥室自然最大,孫柔的臥室僅次于唐鴻的,兩人的房間一南一北都在四樓的頂頭位置,剩下的房間中除了一間是孫柔的書房外,其他的房間都被唐鴻使用,一間書房,一間打通后空間不小的健身房,還有一間雜物室。

  劉韜在下午兩點之前就回到了別墅,隨后徑直去了趙添的房間,剛醒來頭腦昏沉的趙添被劉韜通知可以收拾行李離開之后第一時間沖上了四樓去找唐鴻。

  唐鴻被拍門聲吵醒了,保持規律作息是唐鴻多年來的習慣,被吵醒之后他帶著幾分火氣開了門,見到神情慌亂眼神帶著哀求之色的趙添,唐鴻抬手止住對方想要說話的念頭,開門見山道:“我給過你機會了!現在,拿上你的東西走人,下午六點前你的房間會被清理干凈,別浪費彼此的時間!”

  言罷,唐鴻把門關上,根本不給趙添絲毫解釋的機會。

  趙添帶來的騷動讓其他人也陸續醒來。

  趙寒春站在三樓的欄桿邊上俯視著趙添離去,同樣被吵醒的張彬逸來到了他的身邊,見到趙添拖著行李箱如行尸走肉般離去的背影,悚然一驚道:“他真被趕走了?”

  趙寒春扭過頭來對他微笑道:“被趕走?看來你沒明白啊。

  兩個月前他開始沉迷網絡游戲,唐鴻已經給了他至少兩次機會,在我們去崇明根寶訓練基地之前是一次非常正式的警告,他沒有隨隊前往,外加把你帶回來也是給他壓力,我本以為他最起碼能做做樣子,沒想到還真是徹底的放棄了啊。

  算了,人生難得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他喜歡打網游,現在可以盡情去打了。”

  張彬逸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他輕嘆道:“也許他只是一時迷茫。”

  趙寒春拍拍他的肩膀微笑道:“你說的迷茫,不過是清醒地沉淪。”

  張彬逸瞧見秦銳穿戴整齊下樓,好奇地問道:“下午訓練的時間到了嗎?”

  趙寒春同樣望著身高有一米八體型健碩的秦銳的背影,輕聲道:“還沒到,但也快了,他只是習慣比別人更早開始訓練,比別人更多的訓練而已。”

  張彬逸看著秦銳的背影,感覺對方是一個孤傲不合群的人,基本上從昨天到現在,沒聽到過秦銳說一句話。

  眼見唐鴻從四樓走下來,大家也都很自覺地離開別墅去訓練。

  下午的訓練還沒到四點半,張彬逸就完全撐不住了,當他在場邊開始嘔吐的時候,范德希爾這位主教練并沒有過來安慰他,反倒是跑到他身旁猶如一頭野獸般對他咆哮起來。

  “新來的,你想要放棄了嗎?只要放棄一次,就一次,你就會滋生放棄的習性!

  原本可以解決的問題也會變得無法解決!

  你在這里就要認輸了嗎?”

  張彬逸吐得眼淚都出來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哭了。

  其他人卻沒有誰來安慰或為他說句話。

  顯然他們已經習慣了范德希爾的鞭笞。

  盡管范德希爾表現得不近人情,但還是在張彬逸吐完之后給其他教練打了眼色,有人過來把張彬逸帶到場邊稍作休息。

  范德希爾只是在那一刻要去刺激張彬逸的斗志,而不會繼續折磨他的身體。

  張彬逸坐在場邊喝著水,感覺自己精神恍惚,望著不遠處唐鴻在平鋪在地的繩梯前做平移快速踏步訓練,他知道這樣的訓練能夠增強球員的轉向爆發力,但他就很好奇,經過一天高強度的訓練之后,為何唐鴻,還有在做其他訓練的隊友卻都還能生龍活虎的。

  其實他只注意到了那些表現看起來輕松的隊友,并沒有發現其實也有人在咬牙堅持。

  他們從不抱怨,從不主動停下來,他們知道維持曾經的訓練強度只是讓自己維持在一個程度,卻不會更進一步!

  想要變得更強,就必須不斷地突破自身的極限,不管是身體還是精神!

  趙添的離開并沒有令唐鴻心煩意亂,天海新星在過去三年時間里已經送走了超過20人。

  這一支天海新星青年隊成立了接近五年,能夠從頭到尾在唐鴻身邊的隊友只有四人,秦銳,趙寒春,羅宏楷,劉韜,其他人要么半路消失,要么半路加入。

  下午訓練快結束的時候,孫柔意外地出現在了訓練場邊,一身雪白連衣裙外加齊耳短發,令這位可愛的小姑娘楚楚動人,她沒有打擾任何人,其他人也都繼續在做著訓練,唐鴻完成了范德希爾對他要求的500次射門訓練,打算在訓練結束之后休息片刻再加練500次。

  正式的訓練結束了,范德希爾簡單地總結了今天的訓練隨后便宣布解散。

  有的人結伴去了多功能健身館,有的人則留在了球場內,秦銳一樣和唐鴻準備加練射門,作為中鋒的秦銳訓練最多的就是射門。

  唐鴻趁著休息的間隙走到了場邊孫柔的面前,孫柔把他的手機遞給了唐鴻,用不耐煩的口氣說:“響了一個下午,吵得我沒法看書。”

  唐鴻接過手機看了眼,果然有十幾個未接電話,他眼神意味深長地望著孫柔,后者眼神有些慌便躲閃開來。

  “是影響你看電視劇了吧?小心別近視眼了!”

  孫柔鼓起嬰兒肥的腮幫,眼神充滿殺氣。

  唐鴻剛要把這十幾個相同的未接電話打回去,卻聽電話又響了,還是那個號碼。

  他接聽了電話,嗯嗯了兩聲之后說道:“我剛從外地回來,不想出遠門,要見我你們來天海,我這里不難找,就這樣,再見。”

  唐鴻把電話掛了之后便將手機又遞給了孫柔。

  孫柔的怨氣來得快散的更快,好奇地問道:“誰呀?還要出遠門嗎?”

  唐鴻隨口道:“國少隊新來的主管想見我,我沒時間去香河,至于他來不來天海是他的事情。”

  孫柔哦了一聲便轉身朝別墅方向走去,該開始做飯了,她要好好想一想晚上唐鴻的食譜。

  唐鴻回到場內加練射門,張彬逸多少恢復了些,但已然虛脫沒辦法劇烈運動便給唐鴻幫忙撿球。

  一塊球場,兩個球門。

  秦銳與唐鴻一人一邊不知疲倦地反復將球從不同角度射向球門。

  黃昏下,飛鳥掠向天邊,似要證明可越滄海!

看過《綠茵超巨星》的書友還喜歡

bbin网页集团 - bbin网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