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蘇陶陶穿唐記 >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再現神仙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再現神仙

  “此事如何不急?”那黃丫頭皺著眉頭,口中帶著幾分急切,“郎君眼看過了該說親的歲數了,跟郎君一般大的,此番孩子都會滿地跑了。”

  “還有那位姑娘好歹給了句痛快話才是,這般一直吊著郎君,又是個什么說法?”

  張媒婆意味深長的看了黃丫頭一眼,這丫頭嘴巴涂得紅艷艷的,偏那臉上又抹得雪白,身上杏白色的衣裳,又在前襟上繡下了一連串的梅花。

  黃丫頭被張媒婆瞧得有些心虛,她便笑道:“張媒婆,按說此事本不該奴婢做主操心,可是咱們夫人臨終前千叮嚀萬囑咐的,就是想讓郎君快些成親。”

  “這做奴婢的,自然是主子說什么就是什么,郎君說不成親事,奴婢心里頭自然著急。”

  張媒婆的目光有意無意的掃了一眼那黃丫頭的肚子,口中笑道:“奴家知道姑娘是個好的,可是這正主兒都不著急呢,你又著急個什么勁兒?”

  “奴婢這輩子就是個勞碌命……”黃丫頭嘆了一口氣,“原也知道不該多管閑事,只是想到夫人,奴婢心里頭實在是不由得焦心起來。”

  “姑娘莫要著急,只管把心放在肚子里頭。”張媒婆不動聲色,又去看黃丫頭的肚子,“這樁事情奴家擱在心里頭,過上些日子,定然會全力促成此事。”

  那黃丫頭這才稍稍舒了一口氣,“有張媒婆您這句話,這奴婢心里頭就妥帖多了。”

  張媒婆吃了瓜,消了暑氣,便起身告辭。那黃丫頭是個好客的,又拿著帕子包了兩個甜瓜,硬塞給了張媒婆,又眼看著張媒婆幾乎出了巷子,這才掩上了院門。

  這院子里頭種著一株四季海棠,油亮亮的葉子,像是打了一層蠟似的。黃丫頭撫了撫肚子,轉開了目光。

  日暮西沉之際,街坊之中雖然喧囂,但已顯出了頹勢。那辛娘可謂是滿載而歸。

  她手上捧著個橡木匣子,里頭自有一對兒龍鳳紋的銀鐲子,還有一對兒鎏金的耳墜子,又有個簪首嵌玉的金簪子。

  她關上院門,把那金簪子取出來,對著光亮仔瞧著,這橡木匣子里,統共這幾樣首飾,被她翻來覆去的瞧著,總也不覺得厭煩。

  不知過了多久,天色逐漸暗淡,這辛娘方才回過神來,她仔細收好了橡木匣子,這才進了屋子。

  她滿腦子的心思都是手上捧著的橡木匣子里頭,哪里留意到趴在墻頭上的那人。

  這一夜,天色黑漆漆的,沒有月亮,更無星光。

  辛娘屋里頭點著燈,她仍舊夜夜夢魘,那玉佩雖是說是丟了,但是說不清道不明的古怪卻是如影相隨。

  辛娘不知何時睡了過去,夢中情形很是混亂,她身子又熱又燥,像是要發病一般。

  夢中她倚靠在茅廁門口,那茅廁的門上有個花生大小的圓洞,她透過洞看過去,只見那茅廁的角落里蹲著個毛絨絨的東西。

  那茅廁里似是還點著火,火氣蒸騰,她渾身熱燥不已,偏那毛絨絨的東西一動不動。

  辛娘想要離開,偏又動彈不得,又聞著那茅廁臭氣熏天,她幾遇作嘔,就在此處,那毛絨絨的東西突然轉過身。

  辛娘不由自主,緊緊盯著那毛絨絨的東西,只瞧著這東西不過三尺高,胸前生著一對兒又短又小的爪子。

  “嘰嘰……”

  這東西突然叫了起來,辛娘一瞧,這東西竟然生著一張人臉,她驚叫一聲,拼命掙脫起來,也就是這個時候,她竟然瞧見了那街坊嫂子的娘家侄子。

  “辛娘……”那娘家侄子滿臉淫笑。

  辛娘伸手去推那娘家侄子,誰知對方一使力,竟把她摟在了懷中。

  “辛娘……真真想死人了……你就從了我吧……日后但凡有我一口吃的……定然就有你一口喝的……你若跟了我……定然不會讓你受一點委屈……”那娘家侄子摟緊了辛娘,接著又在辛娘脖頸間湊來湊去。

  辛娘拼命掙脫,誰知那娘家侄子突然變了臉色,一抬手給了辛娘一個耳刮子。石娘吃痛,猛然驚醒過來。

  屋里頭點著油燈,外頭黑漆漆的,也不知究竟是什么時辰。床榻之上,那娘家侄子緊緊貼在辛娘身上,像是塊兒熱炭一般。

  辛娘低頭一瞧,衣襟早已被扯開了一半,那娘家侄子身上熱得似是熱炭一般,原來這一切竟然并不是夢。

  “快些滾開!不然奴家可就要喊人了!”辛娘高聲尖叫起來。

  “你盡管喊一聲試試!”那娘家侄子抬手又是一個耳刮子,“姑娘但凡有點心眼,也不至于在這節骨眼兒上喊人。”

  “若是有人來了,瞧見咱們二人這般衣衫不整的躺在榻上,下頭身子貼身子,上頭嘴對嘴的。”那娘家侄子目光黏在辛娘身上,口中更是輕浮道:“到時候,你覺得大家會怎么看你?”

  辛娘驚慌失措間,沒了主子,只拼命的掙扎起來,她臉上火辣辣的疼,那娘家侄子竟是又打了她幾個耳刮子。

  “你只當奴家不敢喊人?”辛娘氣急,口中罵道:“奴家可不是好欺負的,你今日若是欺負了奴家,奴家即便是豁出了這條命去,也要跟你拼個魚死網破!”

  “那咱們現在就來個魚死網破倒也不錯。”那娘子侄子根本就不把辛娘放在眼中,此番說話間,又拉扯起辛娘的衣裳來。

  辛娘又驚又駭,此番若是被這娘家侄子得了逞,只怕到手的親事就要毀了。

  她驚慌失措間,又挨了幾個大耳刮子,這娘家侄子下手不輕,辛娘臉上像是涂了一層辣醬,整個臉頰都火辣辣的泛著疼。

  這夜半三更之際,可謂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之時。

  有一處卻有神仙顯靈,不是別處,正是那西市杏林堂對過的巷子口。

  這次遇見藥王爺的是個蓬頭垢面的行商,這行商身上穿的破破爛爛,若是肩頭上搭著的褡褳,只怕沒有人能看出來,他是個行商。

  這行商跪倒在巷子口,身子靠在巷子上,他呆坐著,眼神兒麻木,只盯著眼前仙風道骨的老道,張了張嘴,一時竟是說不出話來。

看過《蘇陶陶穿唐記》的書友還喜歡

bbin网页集团 - bbin网站平台